一胎二寶:神醫嫡女寵上天 第566章 回來了

  李宗煜动了动唇,垂眼沉沉的看着江浸月。

江浸月抽噎了一下,原本又痛又麻的手开始慢慢恢复知觉,麻麻痒痒的钻心底里。

她望着李宗煜,控诉完了,这会也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只听见身边乒乒乓乓热闹的不得了,到了江浸月的耳边,好像全部变成了某种奇妙的背景音乐,杀手领头被李宗煜一脚就解决了,这些杀手早就失去了目标感,这会聪明点的已经开始往别处跑准备藏起来躲过这批人,笨一点的,还在兢兢业业打打杀杀的,被李宗煜带回来的人解决的很是顺手……

乱七八糟的声音被江浸月隔绝在了耳朵外面,诡异的是,江浸月甚至能隔着厚厚的棉衣,听见李宗煜还是自己的心跳声。

她的五识被自己全关了,这会只是抬眼看着李宗煜,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李宗煜的眼睛上。

不对,这么遥遥一眼的对视太过奇怪了,江浸月眨了眨眼,试图抓回自己那点可怜的清醒意识,强迫眼光向下滚动,这一滚,就滚到了李宗煜干净利落下颌下面的脖颈。

突起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竟然,咽口水了!

江浸月脑门一炸,只觉得有什么感觉在心底里一直撞一直撞,只要冲破那一层特别薄的防备,薄如蝉翼的防备,就能全部明了她自己现在的奇怪到底是为什么了。

目光,落到了李宗煜的嘴唇上。

他的唇,锐利的很。

刀削斧凿一般,唇峰唇角里都是凌厉的味道,锋利的仿佛随时随地都带着嗜血的勾刀,说出来的每句话都是杀人利器……

可偏偏,李宗煜长了一双极其漂亮的眉眼。

这个人,单单这样的五官,各有不同,可是结合在一起,他身上就有了一种奇妙的气质,又冷酷又温柔,又锋利又暖和。

江浸月也不知道怎么的,咬了咬嘴唇,凑了凑自己的脸。

她这两辈子加起来就对眼前这一个男人动过心,哪里有什么经验去克制或者考虑自然而然要发生的事情……

“对不起,我回来迟了些。”

李宗煜垂着眼,把江浸月往怀里搂了搂,本能的用脸颊贴了贴她的额头。

江浸月突然愣住了。

李宗煜靠过来的那一瞬间,江浸月只觉得,眼前本来昏暗的一切忽然闪了一下,天地间的一切好像在这刹那染上了绚丽的颜色,有绕过今年初雪的风,吹过了谁家檐角下的铃铛响的叮叮当当,然后停在了她的面前。

大概这世间万般的瑰丽,都融汇在眼前这个男人眉目间。

江浸月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她刚刚的无措,刚刚那一瞬间的心头悸动,全是因为,她此时此刻,想要吻李宗煜!

这一辈子,不,加上了上辈子,江浸月生平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这瞬间明白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挣扎着要跳下李宗煜的手。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她不光对眼前这个男人动心,甚至产生了一个女人对于男人的渴求,那种渴求……甚至要跳出来替她做某种事情。

明明她上半夜的时候,还冷静的琢磨着要离开京城,计划着离开这个男人的所有事情,那时候也没觉得如何,只觉得或许会有点遗憾,没想到现在见着了真人,猛的一下被什么戳中了心脏,这排山倒海的后怕与庆幸快要把自己淹没了!

江浸月这会手残脚残,跟个残废一样,折腾半晌,李宗煜也没明白她到底想干什么,倒是李宗煜怕她不小心掉下去,抱的更紧了……

“……”

江浸月抽了抽鼻子,只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蹭蹭的往上涨,红的快要冲出天灵盖了。

“王爷,我可以……下来的。”

江浸月斟酌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可以下来自己走自己站……我还得快点回城,你都不知道……城里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啊啊啊,江浸月只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得亏李宗煜看起来也是个憨憨,刚刚她无意识都表现这么明显了,这愣子竟然只是拿脸靠了靠她,也得亏他没什么经验,要是被李宗煜看出来她这刚见面就生猛的要扑上去,得多丢人……

“嗯,回城。”

李宗煜又蹭了蹭江浸月的脸颊。

他心里只觉得有一块奇异的地方没有被填满,靠着江浸月,觉得那空落落的地方能被缓解,但是总觉得还不够,还是太少了,还是越来越想要更多。

可是经验太少,不得其法。

江浸月被李宗煜抱怀里,直接往那马边走。

大概?这抱着自己的憨憨只听见了后半句?前半句要下来的话,全给他自动忽略了吗?

江浸月拉着李宗煜的衣襟领口,红着脸,话都说不利索的,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可以,自己下来,王爷要不要放我下来,这样也不方便不是……”

“不放!”

李宗煜头都没垂,目光锁定自己的那匹枣红色大马,没等江浸月说完,就立马否决了。

他正嫌怎么都不够的时候,怎么可能放开江浸月?

“……”

江浸月愣愣的,被李宗煜连带着送上了那匹大马,这会好像才跳出了一点点李宗煜制造的粉红色怪圈,再看密林里面的人。

这场仗基本已经打结束了,原本几个特别能打的早就一马当先的出来追江浸月,被江浸月一个炮仗放的估计手和脚有没有在一个身体上都说不准,这会跟李宗煜带回来的人打,一个个砧板上鱼肉般,拎到一个杀一个,仅仅就这一会会的功夫,人已经差不多了,再有的也跑远了没必要追了。

也不知道白狐……

江浸月一个念头还没开始转,就猛的感觉马动了一下,背后一个坚硬的胸膛靠了过来,如同一个火炉样。

巨大的棉披风大氅披在他身上,李宗煜伸手,把江浸月往自己怀里拽了拽,直接塞进了大氅里,只小小的露出了半张脸。

“回去了。”

李宗煜的声音从胸腔里发出,低低的跟江浸月说了一句,带着轻哄的意味。

他的手,从江浸月的腰上伸过,拉住了缰绳。

江浸月被囿于李宗煜的两只手臂间,她只能紧紧的握着大氅的滚毛边,脸上蒸腾热气,心跳如雷。

老天爷,可千万别被李宗煜听见了自己这不争气的心跳声,也太丢人了……

“回去!”

李宗煜对着战场上扬声喊了一声,说罢,腿一夹,马儿迅速奔了起来,带着逐渐跟上来的人,往京城的北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