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昏君 第956章 欽差難當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老子在远征西大陆时流过血,你们敢冤枉我偷东西,我弄死你们!”

“你是退役军人?”

扭头看了一眼背后的叶天,跛脚壮汉问道:“你谁呀?”

叶天没有回答,而是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跛脚壮汉的眼神瞬间热切起来。

“是自家兄弟呀,你啥时候退役的?”

此时一直装睡的老人开口道:“人家是侍卫大人,你可别高攀,说话警醒点。”

“帝都平叛的时候,兄弟立了些功劳,钦差大人离京,兄弟就随着出来,做个侍卫。”

跛脚壮汉没想过军中兄弟会骗自己,好奇的问道:“你既然是钦差大人的侍卫,他们还敢抓你?”

“别提了,我就是因为看不惯他们,管了管,被抓了。”

“想当初,跟着陛下远征西大陆,多痛快,谁敢不服就打谁,别说是狗屁官吏,就连西大陆那些多如牛毛的王公贵族,兄弟我都杀多好几个,哪想到回来之后,会受这种窝囊气!”

听着跛脚壮汉的抱怨,叶天心里不也舒服起来,这些军士跟着自己舍命作战,多少人埋骨他乡,可自己治下的大周却不能给他们个公道,自己这个皇帝做的不称职。

“我被冤枉了也没啥,就是可怜我老婆了,出去当兵,她一直在家等着我,我腿被蛮子打瘸了,她也没嫌弃我,现在反而被我这个狗屁罪名连累,被抓了进来。”

退役老兵被栽赃,就连老婆都要被贪官抓起来送人,叶天再也忍不住了,“噌”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蔡培林,罪不可赦!”

天子一怒,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起的,三个混进来的暗探吓的直接跪在地上请罪,好在牢房里所有人都被叶天吸引了,倒也没人注意到他们诡异的行为。

“兄弟,你,你……你真气派,军中的队官都没你这股子气势,你小子是个校官吧?”

到底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老兵,跛脚壮汉很快就平复下来,还有心思和叶天开玩笑。

“都过去了,我现在就是一个侍卫,不过兄弟你放心,你老婆,绝对不会有事的。”

“她能有什么事,就是进牢房,遭点罪,都是乡下人,这点苦不算什么。”

看着跛脚壮汉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他为什么被抓进来,叶天也不说破,安安静静的坐在墙角平复着心里的愤怒。

三个暗探隐隐围成一圈,将叶天保护其中,全身戒备,随时做好干掉触怒天子的逆贼。

装睡的老人显然看不下去了,冷笑着说道:“说的你好像多厉害似的,你连自己都保不住被抓了进来,还能保护其他人?”

“我说出去的话,自然会做到。”

装睡老人冷哼一声,懒得在和叶天浪费口水,可其他人却忍不住嘲讽起来。

“得了吧,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吹什么牛?”

“就是,这可是华宁县,蔡培林就是王法,还是想着怎么花钱把自己救出去吧。”

“死要面子活受罪,要是王捕头来了,他肯定被吓的直接跪在地上求饶了,也就敢在咱们面前说点狠话,别说保护别人了,你能活着出去,我就把头割下来给你。”

“你们说什么!竟敢嘲讽当今……”

用力咳嗽一声打断了暗探的话,叶天笑着说道:“时间自会证明,诸位放心,华宁县的天,要变了。”

县衙内,蒋大元则正对着地图指点江山,气氛一片和谐。

“上差请看,这是按照皇家科技学院的指导设计出的矿场图样,已经开始动工,将增加三台蒸汽机,极大提高效率,圣上的眼光,果然不是我等能够比拟的。”

听取汇报,本是官样文章,蒋大元硬生生给变成歌功颂德大会了,要是换个昏聩点的皇帝,他这种人,绝对是前途无量。

六公公风风火火闯进来,不顾其他人诧异的目光,来到秦若风身边耳语几句。

得到消息的秦若风只觉得双眼一黑,双腿一软,差点直接坐在了地上。

步入官场之前,父亲就指点过自己,有哪些高危职业绝对不能碰,可父亲为什么没告诉过自己,钦差大人也如此凶险呢?

伴架私访,听着是圣眷在身,无比荣耀,可摊上一位任性的陛下,秦若风也头疼无比,现在又被人关起来了,就算陛下龙体无恙,弹劾的奏折也会淹没自己,搞不好还被打成佞臣的标签,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上差,您怎么了?”

“好一个狗胆包天的蔡培林!”秦若风脸色狰狞的问道。

“上差,蔡县尉怎么了?”

“他竟然抓了皇……黄公子!”

暴怒之下的秦若风差点说漏了嘴,好在钦差大怒,官吏们都被吓的一头冷汗,没人注意到这一点。

冷哼一声,担心陛下安危的秦若风也没心思和他们废话了,在六公公的引领下急忙离开。

“叶同知,这黄公子,是什么人?”

“蒋大人,你不是和上差关系不错么?你都不知道,我上哪知道去?汪县丞,立刻点齐捕快,随我等一起保护上差。”

此时的秦若风也顾不得把钦差的架子了,不用依仗也不去坐轿,骑上一匹快马直奔蔡培林的私宅。

今夜钦差大人前来,可马虎不得,蔡培林正在院子里指挥下人打扫的时候,突然听到紧闭的府门传来巨响。

“好大的狗胆,竟然敢砸老子的家门,王捕头,带人和我过去!”

拔出一柄雁翎刀的蔡培林刚来到门口,府门就在几次撞击下支撑不住,被直接撞破。

看到马上骑士,蔡培林急忙把骂人的话咽了回去。

心里不由嘲讽起来,什么总理之子,还四品高官呢,一听有美人,急得跟什么似的,一会都等不了,看他的德行,今天这事,有门了。

“不知上差驾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蔡培林,你好大的狗胆,在本官面前,竟然手持利刃,你想杀官造反么?”

听到秦若风的话,蔡培林吓的急忙丢到手里眉尖刀解释道:“误会,这都是误会,下官是武官,平日喜欢练武,大人进来时,下官正好在练武,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