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神醫 第1503 遇初戀

这个家伙不仅打着家族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而且还败坏家族名声,这样的人留着他又有什么用呢?

因为马赫毕竟是家族的人,这已经是给家族抹了黑。

要是在外面被人处置,则是对罗斯查尔德家族名誉更大的损失,所以他希望能带走马赫。

但是对凌石来说,只要对马赫加以惩罚,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所以他根本无所谓,所以便一口答应道:“可以,杰斯随便。”

这个时候马赫要是再听不出所以然来,那就真的和白痴没有什么区别了。

“杰斯,你别听他胡言乱语,我可是你表哥,我可是罗斯查尔德家族的人,你不能还是听外人的一句话,而定我的罪,我不服。”马赫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便对杰斯大喊大叫着。

杰斯摇了摇头,喊道:“来人,把他带下去,等下送往家族,用家法伺候。”

从门口进入两个高大威猛的保镖,将马赫拖了下去。

“实在不好意思,让你看到罗斯查尔德家族的不好的一面,不过我保证我们家族大部分人还是很不错的,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偏见。”杰斯还是很小心地解释着,生怕凌石对他已经家族产生误会。

现在他杰斯有求于凌石,当然要礼贤下士,要不然得罪了凌石,那么杰斯向家族的保证就无法完成了。

在离开家族,前往华夏的时候,他就拍着胸脯保证着:一定要将凌石请过去,而且一定能治好妹妹的病。

其实罗斯查尔德家族也对杰娜的病选择了放弃,既然全欧洲的名医都说没救,那就是再浪费感情和金钱也无济于事。

现在杰斯拍胸脯保证,那就给他一个机会,也给杰娜一个机会。

“没关系,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凌石淡淡地问道。

“越快越好!”杰斯还是很担心杰娜的病情。

虽然医生说杰娜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是不敢保证这期间就是安全的。

所以他想尽快让凌石看一看自己的妹妹,然后拿出一个治疗的方案,也给凌石有个充足的整备时间。

“好!现在就走。”凌石一口答应下来。

救人如救火,再说这边还有很多事等着凌石去做,所以还是赶紧把这件事给解决了,才能全身心投入帮他们建设家族的事上来。

至于能不能取代十大集团,那就要靠他们自己的本领了。凌石最多只是指点一下,要是不是关系到他自己,他是不能过多的干涉其中的。

“那真的太谢谢你了,我们现在就走。”

凌石便在吃完晚饭跟着杰斯去了机场。

杰斯回头看了看这个陌生的国度,心中微微有些不舍。

用他的话就是说:这还没有尝尽华夏美食呢!这就走了,太亏了。

“下次你可以和杰娜一起来,我做东,你们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凌石安慰着杰斯。

没有想到这个堂堂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继承人竟然讹上了凌石,开心地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全程你做东,我和杰娜负责玩就可以啰。”

“是的!”

在等到凌石的肯定回答后,杰斯这才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不再说话。

好像他得到了天大的好处,生怕凌石反悔似的。

周围要是有人认出杰斯的话 指不定会大吃一惊,杰斯会如此反应。

“华夏航空很高兴为您服务,本次航班是通往……”

咦!那个女孩好像有些眼熟,凌石目光停留在正在向他走来的一个空姐。

精致的装束,束缚不住那呼之欲出的小兔子,乌黑的秀发盘在红色的帽子里,工作短裙也只是刚好遮到膝盖,随着迈步,大腿时不时都能露出一节。

那洁白无瑕的大腿,让所有男人忍不住都会多看两眼。

“啧啧!想不到凌石也是同道中人呀!这个美女可是极品,要不凌石把她给拿下吧?”同伴杰斯开玩笑地在凌石耳边调侃着。

凌石白了他一眼,没有再理会,然后闭上眼睛,想开始进入休息状态。

“喂!她在向你走来。”杰斯用手捅了捅凌石,小声地对凌石说道。

“嗯?”凌石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和那双炽热的目光相碰。

难道是她?脑海中定格在初中时期的那个她。

那个时候刚处于青春懵懂,对异性特别关注,那个时候那个她就是凌石的同桌。

两人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对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特别珍惜。尽管他们心中都有彼此,但是仅仅只限于关心,然后相互约定等考上大学后,相互再联系,毕业后再续前缘。

这一别就是十年,想不到十年后的今天会在这样的场合相遇,不知道她有没有认出自己呢?

她真的在朝自己走来吗?

“石头,真的是你?”那声熟悉的呼喊,凌石心中一喜,原来真的是她,那声音就算是过去十年,他也听得出来。

只是十年过去,当初的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也从飞机场变成了高耸的馒头山。

呃!好像有些跑偏了。可是这么一个妖娆的美人在眼前晃来晃去,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小莲!”凌石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然后从美女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不过李小莲和凌石匆匆打了声招呼,便开始她的工作了。

毕竟现在属于她的工作时间,她不能和熟人聊的太多。

“稍后再聊!”小莲转身为乘客提供服务去了。

“怎么认识?那不是更有希望?”杰斯脸上尽是异样的笑容,看的凌石都不好意思,好像本来只是熟人相遇变成凌石图谋不轨了。

“什么?我们只是同学。”凌石企图掩藏心中的尴尬,目光有些飘忽不定,时不时要落在李小莲身上。

“呵呵!用你们华夏人说的一句话就是:解释就是掩饰。”杰斯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朝凌石眨巴着眼睛。

对于眼前的这个活宝,凌石只能忍了。

毕竟自己心中确实有那么一丝想法,只是十年过去了,不知道小莲变得怎么样了,还是当初那个李小莲吗?

看上去,似乎不太可能了!

“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