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未艾 第四十八章:可恥的真相

  嫣然不知道怎么了,心里慌慌的,自从钟楚不再打来电话的时候开始,嫣然似乎是觉得钟楚出事情了,不过这种感觉只是在她的心里出现了一秒钟,然后就消失不见了。嫣然几乎是想要笑出声音来,自己怎么还会想着钟楚呢,真是笑话,几乎是要笑死人了。

  但是不幸的是这种感觉终于变成了现实,嫣然的哭声变成了嘶哑的悲鸣,再也哭不出声音或者说出来什么话语来,她仿佛是一只被折断了翅膀的小鸟,想要飞也想要停留,最终在这个路途中成为了一只不会啼叫且不会飞行的废物。

  钟楚死亡的消息传到嫣然这里已经是好几天之后了,嫣然没有来得及去参加他的葬礼,听说他的葬礼举办的极其简单,听说他是自杀,听说他自杀的时间是那日给嫣然打过电话之后,嫣然的脑子嗡嗡的叫,撕裂的感觉爬了上来,占据自己的神经。

  嫣然一直很后悔,后悔自己那个时候没有接钟楚的电话,他在生命最终散尽的前几分钟想起的人是自己,他想对自己说什么,他一定是有话说的,嫣然有些抓狂,这种悔恨感几乎是要把自己溺亡。

  是自己害死钟楚的,这种念头在自己的心里挥之不去,为什么是自己害死他的,为什么偏偏是自己害死他的。如果接了他的电话,是不是自己就可以可以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自己是不是还可以弥补,可以再见到 自己心爱的钟楚,但是一切都晚了,后悔已无路可退了。

  收到钟楚寄给自己的快递的时候,嫣然并没有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是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好像自己冥冥之中已经在等待这个邮件了,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就是这个样子的。

  嫣然盯着这个邮件看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亲手打开,钟楚想要对自己说什么,温情的或者残酷的话语,或者其他,这些都要打开了之后才能够知道。

  嫣然想自己终于是愤怒了,彻底的愤怒,钟楚给自己的快递里是录制的碟片,画面里的他流着泪,却也冒着火,他说一切都是乔桑捣的鬼,他说在嫣然第一次看见乔桑的那个晚上,乔桑将钟楚叫出去的时候是要求钟楚离开嫣然,这就是为什么之后钟楚会和苏珊珊在一起的原因了,当然他们之间是做了交换的,关乎于钟楚的伟大梦想的交换,钟楚将嫣然拱手相让,乔桑将钟楚推向音乐的高峰,看起来是一笔多么划算的交易。但是最后的最后,钟楚还是无法接受,于是他选择了以死亡来结束,随着他一起结束的是钟楚爱着嫣然的心,倘若心已经不再跳动,那么是不是就可以不再爱你了,爱太累,我始终承受不来。

  嫣然想过去找乔桑对质,但是却也深知乔桑的无耻,这个男人今天的所有面目不过都是如斯而已,卑劣也好,无耻也罢,甚至是龌龊,总之都不是什么好的形容词,看来是自己看错,是自己高估了自己的看人水准,他不过就是一个无耻之徒,却让自己深陷,如今是进是退,如何进,如何退,嫣然已经慌了阵脚,嫣然全然不知。

  曾经想过一旦乔桑的老婆袁莉和他离婚了,自己就要给他看似很好的港湾,属于女人的温柔乡,让他深陷其中,不能够自拔,然后抛弃其他的人,最终选择自己与之结婚,嫣然不在意这是再婚,嫣然在意的不过就是乔桑手中数也数不过来的钞票,但是现在嫣然开始犹豫了,自己这些天究竟都做了些什么。嫣然想无路如何自己都要报复,报复乔桑,狠狠地报复他,让他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感到耻辱,感到凄凉。

  报复行动终于开始了,嫣然想总之自己想要的不过就是乔桑的钱,既然他是一个这样无耻的男人,自己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和他相伴终生呢,只要自己拿到了他的钱,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就好,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嫣然给乔桑打了电话,她说:“乔桑,你回来吧,我想你了。”,说的情真意切,却不晓得心里有多痛,她甚至再也无法忍受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的一举一动,简直是活受罪,可是嫣然没有办法。

  嫣然一度以为自己贱,犯贱是一种什么概念?就是明明知道自己很乔桑恨得死去活来,却还要一转身抹干自己脸上的泪装模作样的笑,她迎合他,却也厌恶他,她恨不得拿起一把剪刀,直直的捅入乔桑的心脏,但是她不能,她克制自己不去那么做,为了他搭上一条人命,这不值得。

  “想我了?”乔桑用手臂环抱住嫣然,他曾经试图给她温暖,但是似乎并不奏效,或许奏效,但是乔桑的心里总觉得隔着什么,他清清楚楚的知道是钟楚,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嫣然也知道了,怀恨在心和做贼心虚哪一个更让人抓狂?怀恨在心的人偏偏要努力去装作遗忘,然后迎合别人,然后糟蹋自己,做贼心虚的人偏偏要假装自己没有做过贼,然后在被偷东西的主人面前努力示好,并且期待她像自己一样的白痴。

  “嗯,想你了。”嫣然殷勤的钻进乔桑的怀里,她知道自己想要他的钱,就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只是当时的嫣然算错了一点,倘若她提早知道玄机的话,或许她会改变自己的做事方法,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

  “对了,我想要管你借点钱,我有点事情……我……”嫣然说着就流下了眼泪,她的眼泪看似很真,乔桑突然一怔,梨花带雨般的美好对于男人总是有一些吸引力的。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乔桑的语气里带着些关切,这让嫣然好得觉得心理平衡一些,毕竟他拆散了自己和钟楚,致使钟楚死亡,这些好得是以爱之名。

  嫣然想自己要用什么借口来拿到钱呢,之前因为自己妈妈生病,可是自己却拒绝了乔桑的借钱的好意,现在想来那个时候就应该用他的钱,用很多很多,现在也就不用还了,而且自己也不至于深陷红尘之中,沦落成为一个低贱的陪酒女郎,所以这次还用这个理由吧,听起来应该是可以相信的。

  “我妈妈……你知道的,上一次不是住院了吗,你说借钱给我,那个时候我没用你的钱,但是我现在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我妈妈她又住院了,这一次比之前还要严重,你能不能借钱给我,我可能这次要回家去看看她老人家。”嫣然说的细声细语,生怕自己哪一句话的语气不对而惹得乔桑的怀疑,毕竟他也算是一只老狐狸了,庆幸没有出错,庆幸乔桑给了嫣然钱,很多很多的钱,他似乎是因为钟楚自杀的事情而深感愧疚,所以将这些愧疚都转化为实惠,送给嫣然了,总之嫣然是这么想的。

  嫣然并没有回家,她将钱全部存进了自己的银行卡里,然后去找了汪小柒,她一直躲在汪小柒不傻,嫣然虽然没有把整件事情都告诉她,她依旧是能够从嫣然的只言片语里拼凑出一些自己所认为的真相,嫣然离开乔桑了,这是汪小柒目前最为肯定的答案。

  只是汪小柒并不能够给嫣然更长时间的避风港了,她必须要回去老家了,自己这些时日里的难受,发烧,这些都在自己的心中,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去谜溺夜总会了,本来以为休息几天就会好,但是似乎情况越来越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深埋在自己的心底,是那种即将面对死亡一般的凄楚的感觉,汪小柒彻底的绝望了。

  面对诊断证明的时候,汪小柒几乎是忘记了哭泣,女人不就是应该在面临困境的时候大哭特哭的流出眼泪来惹人可怜吗,女人不就是应该在面对挫折的时候表现的懦弱和无胆吗,女人不就是应该在经历困苦的时候表现的需要别人安慰保护和同情吗,但是汪小柒都忘记了,她甚至连呼吸都觉得可以停止了,嫣然不动声色的看着汪小柒,并不是因为嫌弃,并不是因为害怕,只是嫣然已经完全惊呆了,她甚至庆幸自己早早的离开了谜溺夜总会那样的地方,如果自己和汪小柒一样继续留在了那里,那么自己是不是就像她一样,迟早要遭受这样的遭遇,如血如泣的遭遇。晴天霹雳,汪小柒得了艾滋病,HIV,获得性免疫功能丧失综合症。

  汪小柒回老家去了,她几乎是放弃了治疗,想想也是,得了这种病,几乎就等于是宣告了死亡通知书,所以不如直接放弃。嫣然自此又成为了流浪儿一般的,她想自己再向乔桑伸手要一次钱自己就走,离开这里,远远地到一个其他的地方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却并不晓得就是因为这一次,这一次毁了自己一生的命运。

  嫣然给乔桑打电话,嫣然哭诉,嫣然说需要更多的钱来救母亲的命,自己只有这么一个母亲,她求乔桑,她求他不要不帮自己。乔桑问你在哪里,在老家吗?嫣然一口回答,是的,在老家。上帝啊,就是这一句话毁了嫣然,请原谅这个傻孩子的不经意而为之。

  路遇程思铭,这是嫣然没有想到的,更出乎嫣然意料的是自己看到的并不止是程思铭一个人,他的身边多了一个看起来乖巧恬静的女孩子,嫣然笑,“你女朋友啊?”看似随意的话语,却是掩盖不住的尴尬和羡慕。

  “嗯,我女朋友,我们毕业就要结婚了,到时候请你去喝喜酒。”程思铭笑,身旁的女友也在笑,笑声亲密而甜腻,嫣然终于是感到了不自在。你看,程思铭最终没有选择自己,是一件多么明智的做法。

  嫣然慌慌张张的向着他们告别,说告别就真的是告别了,因为在不久后的时刻,迎接嫣然的是警笛作响,锒铛入狱。

  最后一次向乔桑要钱,乔桑感觉到了不对劲,于是亲自驾车去了嫣然的老家,却并没有看见嫣然的身影,询问嫣然的父母,也未得知老人最近有过生病的遭遇,于是乔桑心存疑虑,最终选择了报警。

  “他报警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江墨盯着面前的嫣然,她几乎是不能够相信这些都是眼前这个女孩子的亲身经历,她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故事,不过这也正证实了江墨之前对于女子的猜测,她真的是有故事的呢。

  “我蹲了监狱,三年,诈骗罪,呵呵,我算是知道了,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算计你,玩弄你,最终还要亲手把你送入地狱。我怎么就做了人人唾弃的小三了呢,哈哈哈……”笑声几乎刺伤了江墨的耳朵,嫣然的脸上带着决绝的凄然,她终究不过是一个女子,一个对感情束手就擒的弱女子,在有些时候甚至学不会自保和全身而退。

  “你现在回来这里是因为什么,你不是应该离开这个令你伤心的城市吗?”江墨的问题似乎有些傻,不过这件事情是真的让她觉得不解。

  嫣然看了江墨一样,就是这一样让江墨深深地烙在了心里,她说:“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要去找乔桑的老婆,我听说他们已经离婚了,可是我对不起袁莉,我想要亲自去和她道歉。”

  是的,道歉,只是真心的道歉可以得到她人的原谅吗,你让天真的人认识了这个世界的残忍,打了她一巴掌之后,是不是会让她吃你之后给她的这个甜枣,江墨心生疑虑,只是嫣然的心是好的,她不过只是想要自我救赎,仅此而已,并无其他奢望。

  江墨突然决定陪嫣然去道歉,她猜测自己到袁莉家的时候会遭遇怎样的拒绝,白眼甚至冷漠,但是却没有猜测到自己即将遭遇的变故,人们总是因为太过于关心别人而忘记了自己。

  “我陪你去。”简单的一句话,嫣然点头表示感谢,二人的前往是一场奋不顾身的旅行,穿行在欺骗、谎言、真心以及救赎之间,最终却因为本不相识的人而改写了自己的生命线,江墨想她终究是后悔和嫣然一起去了,她受不了一些事情,比如悄无声息的背叛,她宁愿自己被谎言欺骗,然后作茧自缚,然后终其一生。

  江墨在袁莉所居住的居民楼下看见了自己的丈夫,他此刻正亲昵的搂着另一个女人,他们热吻,他们置江墨于不顾,江墨哭,腿迈不动也站不住,嫣然回头来看向江墨,她的表情写满了关心,只是再多的关心都填不满一个被欺骗掏空了的心,江墨想自己也终于变成了如同袁莉一般的可怜女人。

  想要救赎,那么请先行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