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們的旅程 第十三卷 夜晚似乎,有些寂寞難耐~

“老板娘的洗头技术比黑罗刹好多了呢,嘿嘿嘿~”

靠在沙耶的身上,幼女在浴盆中晃动着双脚,将水“哗啦哗啦”泼的到处都是。

如果是御伽姬子的话,一定会训斥她“不要怎么做”,不过,因为是沙耶所以完全没有关系。

她只会笑着稍微说几句而已,幼女十分明白现在在谁面前能随便玩,在谁面前要缩紧脖子做人。

“别闹别闹……要冲了哦,把眼睛闭起来~”

沙耶果然没有试图阻止她这样玩水。

用毛巾挡住了天天的眼睛,然后拿起边上的水盆,哗啦一下浇在了天天满是肥皂沫沫的脑袋上。

在冲掉了头上的肥皂沫之后,立即用毛巾帮她把脸擦干。

柔软的毛巾非常舒服,让幼女都不舍得把自己的脸离开那块毛巾了。

蹭啊蹭,蹭啊蹭~

“咱比姬子洗得好么?具体是哪里呀哪里呀?”

现在,沙耶正在为天天做着头部按摩。

轻轻拨弄着幼女的头发,用手指按压着头顶的穴位。

“嗯……哪里啊……唔,比如,手劲上?黑罗刹力气有点太大了,而且总是会把肥皂沫冲到我眼睛里,唔……老板娘就不一样了!做什么都很温柔~”

帮幼女按摩着脑袋的沙耶笑了起来。

姬子也帮这个小鬼洗过头么?真是难为她了呀,明明自己那头长发都经常弄不好,现在却要帮别人洗头~是长大了呢,真的,是长大了呢。

“这样啊,嘿嘿嘿,咱很擅长帮别人服务嘛~不过说起温柔,其实姬子她更温柔一点哦?但是也没有办法,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自己给自己洗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注意这些东西……她呀,大概也是第一次帮别人洗头吧?想着应该要怎么洗,应该要注意不要让肥皂水流到眼睛里,应该要多少热的水温才合适,应该要用劲一点还是轻一点……帮你洗头的时候,她一定都是在想着这些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东西吧?但是因为是初次所以还是不能一下子就做得很好,所以所以……天天你也原谅她一下吧?毕竟,她会帮其他人洗头这种事情,就已经很……说明她很重视你了呢~咱可是只有被她把脑袋按到水盆子里的经历呢!”

一边这么说著,一边继续在为天天按摩着小脑袋……靠在自己怀中的那个幼女,早就已经闭着眼睛享受着沙耶的按摩,因舒服而变得恍恍惚惚的意识,让幼女完全听不进她的任何话。

沙耶又笑了。

这样子,是想母亲,还是像姐姐呢?如果只是温柔的话,沙耶其实对谁都可以这样,但是,御伽姬子就不同了。

果然,其实她才是更适合做母亲的人吧?虽然,自己并没有那份自觉。

“算啦算啦,和小孩子说这些也没什么用的,姬子的好嘛,咱一个人知道就好啦~嗯,洗的差不多了~擦一下就准备睡觉吧~”

她望了一下,与姬子的房间一墙相隔额的那面墙壁。

一边将天天从浴盆中捞起来,用另一块毛巾帮幼女擦干身体,她一边,想着那名住在隔壁的人。

“不知道姬子现在在做什么呢~”

————

泡在浴盆里,尽可能的伸展着自己的手脚,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都完全贴在浴盆的底面上。

可惜盆子小了点,不够容纳全部的御伽姬子。

那么就把自己分成一块一块的吧,这样就能享受到温暖的水浸没全身的快感了。

这块是御伽姬子的大腿肉,这块是御伽姬子的小臂肉,这块是御伽姬子的手掌~买五赠一多买多优惠哦?啊,你说胸部的肉在哪里?不好意思,本店没有那种脂肪商品~我建议你去隔壁沙耶家问问~

哎。

一静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

御伽姬子抱着双腿,蜷缩成了一个球。

这下子总算能把自己给泡到浴盆里了。

她将自己的脸,埋在双膝之间。

哎……

又想到了,之前的事情。

模糊的肉块,残缺的死尸,赤红的火焰与卷上天空的黑烟,还有最后……那个纵身跃入了大火之中的老人。

哎。

果然,自己还是没有那么坚强,不管怎么样,都到不了自己想要的那种程度。

一静下来的话,自己的思维,又会被这些事情给填充满。

从开始到现在,从最初到前些日子……我好像,都没能做成什么事。

当自己想要救她们的时候,地牢中的那些女人,用枷具殴打着自己的头。

从那时起就一直在失败。

燃起了大火,在那燃烧着的村庄中咆哮着的鬼与哈哈大笑着的男孩,明明已经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最后还是没能救下任何人。

温柔的话语给予了那名少女希望与鼓励,然而最后,她却选择了与她的妹妹相伴,兑现她所许下的“共赴黄泉”的诺言……自己真的有帮到她么?

因为有着些许的缘分而想要伸出援手,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拖拖拉拉,可是最后,还是没能救到泪……我这么做真的对么?

还有,前些日子的那件事……

御伽姬子觉得,自己也许是个很失败的人。

不论是在感情上还是为人处世方面,她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很失败。

想要做好……明明想要能够做好,想要能帮到别人,想要让其他人,也像自己这样得到帮助,得到拯救……可是所有的事情,每一次,都无法顺应她的心愿。

到底该怪老天,还是自己呢?

御伽姬子泡在浴盆中,哀叹了一口气。

好累啊。

————

躺在铺在榻榻米上的被褥上时,御伽姬子还是静不下心来。

翻来覆去,始终无法平稳入眠。

是不是太多愁善感了一些呢?有的时候,对自己她也有着这样的疑惑。

明明年纪已经不小了,早就应该过了这种少女心的时期了。

但是没有办法啊,这也不是说丢就能丢掉的东西。

于是她决定,换个东西想想,比如想想沙耶好了……

沙耶嘛……嗯……

有一个多月没和她做了吧?

结果,越想越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