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和她的理想國 第二卷 塵世之光 第十四章 羽鳶牽絲(1)

1.

黎兰公国,繁冬城,雪枫花海。

罗兰搬了个小木凳坐在小路的旁边,沁人心脾的花香在他周围萦绕着。但他似乎没什么赏花的兴致。他眉头紧锁,淡色的眼睛就那么死死地盯着地面。

地上摆着些看上去颇为诡异的东西:一柄银色的细剑、几大片薄薄的青铜碎屑、两截枯黑的断指、还有一小滩印在地上的黑色血迹。

这是那天出现在花海的那个怪人留下的全部东西。

罗兰这几天没少研究这些东西,但却始终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那柄细剑应该是没什么特别的,剑身是普通的熟铁,剑柄处有一朵镀银的玫瑰花纹饰。罗兰去藏书塔查过,尽管以玫瑰作为纹章的组织和家族都不少,但那些家族和组织的纹章和这柄剑上的玫瑰花都不相同。

从那两截断指开始,情况就有些奇怪了。那件事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几天了,但那两截断指却丝毫没有腐烂——或者说没有什么可腐烂的,那两截断指基本就是皮包骨头,指头上几乎没有任何肉和水分;更加诡异的是,从切断的创口看进去,皮肤下的骨头和皮肤一样是枯黑的,像是被烈火烧焦过。

至于青铜碎屑——那时他用“圣钉”配合“风息”打出了绝杀的一枪,却被男人用自己的骨翼挡下了。这些碎屑从天上散落到花海里,又被夜精灵奴隶们找到收集了起来。

罗兰蹙眉回忆当时的场景,那对骨翼的确是从男人的背后伸展出来的,但这些散落的碎片……却是货真价实的青铜,暗青色的表面冰冷粗糙,有的地方还覆著一层薄薄的铜锈。

人类的身体,是能长出青铜骨翼的吗?

至于血液……罗兰朝四周看过去。当时那个人中了他一枪,中了麦克宾一枪,如果是一个正常人,那应该会流不少血才对。但他在这四周的地面上却只留下很少量的血迹,血的颜色是深夜一般的漆黑。

罗兰摇了摇头。这些都不是一个正常人类的特征。他隐约觉得这应该是某种改造人体的黑魔法或者禁忌的医术,但他对这些东西了解不多。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找些对黑魔法更专业的人才行。

找谁呢?这些东西本来就不该留存在世界上,被发现和这东西有染的人轻则监禁重则处死……没人会光明正大的研究这些东西的。难道到大街上去敲门,微笑着一家一家地问:“您好,请问您对黑魔法有研究吗?”

他叹了口气,站起来,闭着眼睛,绕着这周围踱步。那天雪诺被劫持就是在这儿。也就是在这儿,他抓着雪诺的衣领子,咆哮着让雪诺给圣钉上弦——那时雪诺穿着长裙,裙子的肩带已经被那个长翅膀的男人割开,他想起少女的锁骨精致得像是展翼的蝴蝶,胸口晶莹得像月下的霜雪……

仔细一想,当时他好像是看到了……很多不该看到的东西……

该死的!罗兰自顾苦笑了一下。我都干了些啥?他的脸不可抑制地烧起来。他伸手捂住脸,轻轻揉着鼻梁,想把这幅太过刺激的画面从脑袋里赶出去。

“变态!坐回去,要么就让开!”不远处传来雪诺凛冽的声音。

似乎只要不是授课时间,她对罗兰的称呼就会从“罗兰老师”变回到“变态”……

罗兰这时才觉得这个称呼真是太贴切了。

这时雪诺坐在一张木椅子上,面前摆着那个淡棕色的木画架。她在画这片花海,站起来的罗兰似乎挡住了她的视线。

罗兰俯身把那些小东西收起来,用一张厚厚的牛皮纸包好,然后把那柄细剑随手挂在了腰间,之后搬着板凳往旁边走去。

说起来……这女孩子还真是……很坚强啊……

在他的印象里,一位娇生惯养的贵族小姐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当众撕下衣服……事后那位小姐大概应该是寻死觅活整天以泪洗面每天都要有人严密监视以防她一想不开就用床单拧成绳子把自己吊死在天花板上……

但雪诺没有。事发的第二天,她早上起来没梳妆就跑到罗兰的房间,挽留打算离开的罗兰……要知道,那时的罗兰前一天才像个疯子一样拎着她的衣领,对着衣不蔽体的她发疯般地怒吼。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女性这种生物毫不了解……是自己的印象太刻板了,还是雪诺的确很特别?

他拎着凳子在花丛中穿过,身旁的夜精灵们低头劳作着,花香与鸟鸣在空中萦绕。

真是悠闲的日子呀……

估计自己走到雪诺的视线之外了,他找到一棵直挺挺的冷杉,靠着树坐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