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和她的理想國 第二卷 塵世之光 第十三章 家庭教師(3)
.

“喂,骑、骑士……先生……”艾拉伸出胳膊肘,捅了捅罗兰的腰眼子。

“怎么……了?”罗兰说话也不太利索。

“您不觉得……您应该穿件更正式的衣服来吗?”她以耳语的声音问罗兰。

“我有……什么办法?”罗兰同样以耳语的声音回应,“我这几天能穿的衣服一共就6件,三件和这件一模一样的黑袍子,一件灰袍子,还有两件圣殿骑士团的军服。”

他们窃窃私语着。雪诺已经招呼他们进来了,却并没有看他们,脸上也是面无表情。他们就站在雪诺房间的门口,看着她坐在窗边,在画板上涂抹。

引发他们讨论的,是雪诺的衣着。

艾拉和罗兰都从没见过那么华丽的裙子。裙子的上半身是一片素白,像是凝结的云霜;而往下看去,就渐渐有些淡红色的花纹,颜色渐渐温暖起来;越往下看去,红色就越深,却也不是完全的红色。那些晕染的红色之间又有着淡淡的飞白,像是飘雪,又像是躺在茂密花丛间透过花枝花瓣所看到的秋日晴空;再往下,裙摆渐渐绽放开来,一层一层的勾勒着蕾丝边的裙褶泛滥开,最后竟然把窗户的那一角地方整个铺满了;窗外的微风拂动那些裙褶,裙褶荡开,像是摇曳着的盛大花海;她坐在那儿,明澈的面容上映着阳光,像是一位身在梦境中的曼妙少女;在她身侧,裙裾飞扬,风花烂漫。

过了好一会儿,大概是画完了某个关键的地方,雪诺才转过头来看他们。她冷冰冰的目光从门口两个人的脸上扫过。当那目光从艾拉脸上扫过时,艾拉本能地往后退了半步,感觉像是有针刺在脸上。

她几乎又立刻想要藏到罗兰的后面,但想起了雪诺那天对她说的那番话,她止住了这种冲动。

“进来坐吧。”雪诺随手指了指画架的对面,那里摆着椅子。

有些麻烦的是,那里只有一把椅子,看上去雪诺没有做好艾拉也会来的打算。

罗兰四周看了看,发现房间里本来的桌椅都被移到一个角落里了。他朝艾拉指了指角落里的桌椅,艾拉就小步跑过去坐下,脚上的铁链子一路细碎的响。

罗兰放轻步子走到雪诺对面,局促地挠了挠头,然后也坐下了。

“早、早上好,雪诺小姐……”

“早上好,老师。”她淡淡地说著,冰蓝色的目光却如同针芒一般,盯得罗兰脊背发凉。

互相打完招呼,两个人竟再也没有话说,就这么隔着画架静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雪诺看起来终于沉不住气了:

“有什么指教吗,罗兰老师?”

“没。”罗兰干脆实话实说了。

“那你来这儿干什么?”

“混口饭吃,顺便给艾拉找个好点的住处,让一个夜精灵住在圣殿骑士团驻地里会有很多麻烦的。”

“混饭吃也要干活才行,老师。”

“我这不是来了吗?”

“坐在这儿可不算干活,你得教我点什么才行。”

“大小姐……”罗兰哭丧着脸,“拜托您别为难我了好不好,您明知道我根本教不了你什么啊。我来这儿就一个任务:保证您在我授课的这段时间里不画画就行了。”

雪诺冷冷地哼了一声:“保证我不画画就行了?受雇来掠夺别人的爱好,你还真是位高尚的骑士呢。”

“我……”罗兰看上去想说些什么,却又没能说出来。

他摇了摇头,心里开始有些后悔,后悔自己没考虑太多就接受了麦克宾的请求。老实说,像这种看起来很简单的工作从一开始就不该接的,因为看起来越简单,其中就越可能藏着意想不到的麻烦……仔细想起来,以他的性格,这种工作他本身也不会接,只是当时他急着想带艾拉换个地方住,再加上和麦克宾有过一面之缘,所以没想太多就接了。

不过再一想,现在他留在这儿可是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他要借繁冬城为依托追查黑弥撒教廷,这么一看,实际上是他有求于人……

他长叹一声,摆了摆手。

“那你想画画就画吧,大小姐。”罗兰往后靠了靠,找到了一个非常舒服的放松坐姿,“我不会干涉你的。”

他忽而从长袍里掏出一本黑封皮的书,就着温和的晨光就开始看起来。

雪诺怔怔地看了他几秒。

“喂,你干什么?”

“看书啊。”罗兰从书页后露出一双眼睛,“你也画画就好,到时候有人问起我,我就说你练习刺绣练习了一上午。”

说完这句,他又把书举高了些,书的封皮正好遮住了他的脸。

又是一阵不和谐的沉默。艾拉坐在角落里,看着罗兰在看书,而雪诺怔怔地盯着书的封皮……

她几乎没忍住笑出来……那两个人竟然真的保持着这个姿势保持了好一会儿,像是两位敬业的哑剧演员。

先沉不住气的还是雪诺。她推开画架,伸手抓住罗兰的书,再往下一拉,让罗兰不得不露出脸来。

“干什么啊大小姐……”罗兰打着哈欠问。

“你、你认真点啊!”

“是你说的我不该掠夺你的爱好啊,那我就不掠夺了喽。”

“但、但是你可是领着我们家的工钱的!给我好好履行身为一个家庭教师的责任啊,受人之托则不辱使命,这不也是你们骑士的信条吗!”

“如果我‘不辱使命’,我这时就不会允许你画画,这样的话你又说我掠夺你的爱好……”罗兰歪着脑袋,表情看上去一脸疲惫,“别让人为难啊,大小姐。”

雪诺一时语塞。她看着罗兰那幅慵懒的神情,嘴唇动了动,却没能说出话来……罗兰像是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又举起那本书把脸遮住了。

风从半开的窗户吹进来,拂动着窗角那一地繁盛的花海,也拂起雪诺的长发。那一头乌黑的长发轻轻地散开,像是阳光下荡漾的海藻。

她没再说话了,而是又将画架挪到自己身前,拿起画笔在画纸上涂抹。

房间里的三个人中,也许只有艾拉一个人注意到了:再拿起画笔后,雪诺·德·弗朗索瓦那樱色的唇角边始终漾着……淡淡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