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和她的理想國 第二卷 塵世之光 第十三章 家庭教師(2)

2.

到头来还是不知道要给那个大小姐教些什么……

这会儿罗兰穿着那天借给雪诺穿的黑袍子,和艾拉坐在房间里的桌子上,吃着塞娅送过来的早餐。两个人的面前都摆着相同的菜式:一碗黑墨鱼面、一只煎蛋、一杯雪枫花茶和几块儿茶点。这些东西不能算丰盛,却很精致,也很富有地方特色。

“骑士先生?”艾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艾拉?有事吗。”

他看着艾拉,莫名的感觉不太对。艾拉那双冰绿色的眼睛这会儿亮晶晶的,像是新长出的还挂着春露的草儿。

“和您商量个事,骑士先生。”艾拉那张苍白的小脸上挂着一抹神秘的笑意。

“什么……事?”罗兰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在他印象中,艾拉无论何时总是有些怯生生的,主动和他商量什么事的时候更是少之又少。

至于像这样神神秘秘地和他说话……那绝对是没有过的。

是女孩子到了这年纪都会这样的吗?罗兰的脑子胡乱地转了转。

“骑士先生……一会儿您去雪诺小姐的房间……不带上我好不好?”

“为啥?”罗兰看她的眼神更怪异了。

主动提出不跟着他,那更是闻所未闻的事。

“不、不为什么……”

“你有什么想做的事?”

“没有……您放心,我就在这儿等您回来……”

“那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

“因为、因为……”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眼神也有些闪烁,“因为,不想坏了骑士先生您的大事嘛……”

“什么大事……”

罗兰稍微有点不耐烦了……他一直觉得艾拉是个很坦率的女孩子,但不知为什么今天忽而和他玩起谜语来了……

“您、您没感觉到吗?”艾拉站起来,小小的身子探过了桌子,睁大眼睛看着他,“您不觉得……雪诺小姐就是您宿命中的那位女性吗?”

罗兰这时正在喝茶……他忽而身子一抖,一口茶水就喷到了艾拉的脸上……

“该死的……”罗兰又拍着胸脯大声咳嗽了好一阵,才拎起一张餐巾擦艾拉的脸,“宿命中的女性……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艾拉整个人被罗兰揽在怀里,动不了,但两只小手却在空中兴奋地扑腾着,“我读的骑士小说里都是这样的啊,每一个伟大骑士的生命中都有一个宿命中的女性陪伴着他,那名女性用爱情滋润骑士干涸的心,有了那名女性,骑士的一生才是完整的,像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啊、亚瑟王和桂妮薇儿啊……”

“停,打住!”擦完脸,罗兰把她从怀里放下,“先不说这只是小说里的情节……你对小说的理解很有偏差啊!桂妮薇儿是亚瑟王的妻子没错,但她可是被那个浪荡的兰斯洛特给撬了啊!她的精神已经出轨了好吗?和亚瑟王之间根本没什么爱情可言好吗!”

“不管了不管了!”艾拉看上去很兴奋的跳着脚,“骑士先生你看得出来吧,雪诺小姐……好像真的对你有好感的!”

“我还真没看出来……”

“还说没有!”艾拉微微鼓起脸,“人家那天明明穿着睡裙就来这儿挽留你了!”

“她说不定只是想等我伤好后再和我比次剑……学过剑的人总会有点好胜心的……”

“那画画的事又怎么解释?人家每天这么早就到这个房间来……”

“是啊,拜她所赐,这几天觉都没睡太好……”罗兰低声低估着。

这几天,雪诺确实是每天一大早就要拎着画板到这个房间来,说是想要画那座藏书塔,而这里窗户的取景是最好的。为此罗兰已经有几个早上在睡眼朦胧中急匆匆地穿好衣服然后开门的经历,当然一开门还会看见雪诺大小姐那幅傲如霜雪的神情……

那感觉是很……难以言喻的……

“雪诺小姐肯定是急着想要见您啊!”

“她不是想画画吗……”

“这很明显是托词啊!而且只是这样的话她有必要每天都换一套衣服吗?”

“对于贵族来说这个换衣频率也不奇怪吧……”

“呜……”艾拉没说服罗兰,脸鼓得更涨了,“那……塞娅小姐昨天说的话怎么解释?”

“那个凶巴巴的女侍说什么了吗……”

“您不记得了吗?她说这几天雪诺小姐看上去真的很开心,她服侍雪诺小姐这么多年都很少见她这么开心过!”

“她开心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罗兰咬着煎蛋,随口一说,又把艾拉的话否定了。老实说,艾拉手上有这么多证据,依然没能把罗兰驳倒,足见罗兰的语言天赋——或者说狡辩和胡搅蛮缠的天赋——真的是非常好的……

敲门声在这时响了起来,“罗兰骑士,差不多到时候了!”

那是塞娅来催促他们。

“马上!”罗兰高声喊了一句,然后压低声音,“别乱说了,吃快点!”

两个人埋头,一声不吭地狼吞虎咽起来。过了一会儿,大概是吃噎着了,艾拉抬起头,盯着罗兰看。

“又怎么了?”罗兰也看她。

“没什么……”艾拉的嘴里还包着一小口面,她细细地咀嚼着,“我只是忽而觉得,骑士先生……您其实应该是看出来了的吧……雪诺小姐对您有好感什么的……”

罗兰愣了一下,呆呆地盯着艾拉。

这句话听上去可不像是艾拉说的话……

在这个瞬间,他觉得艾拉好像长大了一点……不再对他唯命是从,开始自己独立思考一些问题了。

她开始思考,开始相信自己的判断;与此同时,她的话也开始变多了,她不再只是听着罗兰高谈阔论……她开始表达自己的观点,甚至会开始反驳罗兰的话。

“当肚子被填饱后,思想便开始萌芽。”罗兰无端地想起某位哲人说过的这句话。

他轻声叹了叹气。

“也不是没怀疑过,她看上去好像的确不讨厌我。”他低声说,“但这种感情和你想的不见得一样,她说不定只是受着自己好奇心的驱使。”

“好奇心?”

“是啊,我觉得和她打交道的男性大多数都应该是……嗯……就很英俊,很有风度,衣着谈吐都趋近完美的那种人——对了,像亚瑟·拜伦骑士那样!”罗兰艰难地想了半天,忽而发觉这些形容很像那位来自阿尔比昂王室的骑士,“而我呢,你看吧,懒懒散散邋里邋遢的……”他随手揉了揉自己乱蓬蓬的短发,“对于雪诺小姐来说,我可能是她接触过的男性中最与众不同的一个了,她觉得我是个有意思的人,就像小孩子看到了新的玩具一样,所以就表现得好像对我有好感一样。”

“但是……我不这么认为哦……”

罗兰的心猛地跳了一下:艾拉又一次否定了他的话。

“雪诺小姐……虽然有点小脾气,但给我的感觉是个很成熟的大姐姐呢。她不会因为好奇心这种事就刻意对骑士先生这么好的……骑士先生,您肯定有什么地方真的吸引到她了。”

“开玩笑吧……”罗兰笑了一声,“我能有什么吸引到那个大小姐?”

“我也不知道……但是,妈妈以前说过,这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很复杂的,像是一片森林;喜欢上一片森林的原因也很复杂,可能是因为森林里最高的那棵参天古木、可能是因为漫洒在地上的斑斓野花、可能是因为树叶间流过的细碎日影……也可能只是因为雨后泥土淡淡的香气、因为出现在森林上空的某一瞬惊艳的晨曦、甚至可能是因为秋日里某一片飞扬在西风中的红叶……我、我也不知道雪诺小姐到底喜欢上骑士先生您哪一点。”

她微微顿了一下,然后苍白的小脸上忽然绽放开笑容。

“但是……至少对于我来说,骑士先生……您、几乎是一片完美的森林,无论怎么看都很美,美得像梦一样。”

在那一瞬间,罗兰呆住了,艾拉那带着稚气的声音飘到了他耳朵里,犹如天籁。他看着艾拉,小脸上的那抹微笑明媚得像是漫山的阳光。

他下意识的抚了抚自己的脸,觉得脸上像是微微在烧着。

“请快一点!”门外女侍的声音有点严厉起来了,也把呆滞的罗兰惊醒了。

“马上马上!”罗兰放下了手上的刀叉,接着低声问艾拉,“吃好了吗?”

“好了呀!”艾拉点点头。

“好了那就走!”罗兰站起来,随手抓住艾拉那件斗篷的后领子,几乎要把她提起来。

“等等,骑士先生,我不是说我不去吗?”艾拉晃着手问他。

“别闹了,”罗兰咂了咂嘴,“无论怎么样,那姑娘可是已经有婚约的人,而我……只要我还是个圣殿骑士,就得遵循独身的誓言,不娶妻不生子。”

“圣殿骑士……真是很艰难的职业啊。”被罗兰拎着到门口时,艾拉低声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