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血蝶島 後傳:魔力方舟 二十五: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再次回到卡帕斯这边)

   郑天灵的病恢复得很快,一天的时间烧就退了下去,尽管我希望她再静养一天,但执意不听的郑天灵还是在次日准时和我来上了学。

   无奈只得答应,但为了不让郑天灵的病情拖重,我说服她今天,我们只上半天的课,上午课上完就向老师请假回去,她的体质达不到一天康复。

   那颗变成红色的眼仁,两天了还没有变回原样,为了不让同学们投来异样的目光,我们只得用变色瞳片盖住,像往常一样来这里上学。

   病尚未完全康复的郑天灵,走起路来还有些摇摇晃晃,我扶着她,小心翼翼地移到了教室的门口,隔着墙缝,我看到陈远正在被一群学生包围着,有本班的,也有外班的。

   这也是难免的,毕竟前天出了那样的事情。

   “天灵,记住,我们没去过贝克尼商场。”

   “恩。”

   我扶着郑天灵,走进教室,把她放到座椅上,然后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若无其事地拿出书本,丝毫不在乎身旁围满着的大堆学生。

   “卡帕斯,你来了?” 

   注意到我来了,身旁的陈远忙推开了围着她的学生们,靠到了我身边。

   什么情况?

   “可以了,你们,我要和同学说说话,有什么等下再问吧!”

   陈远挥了挥手,散掉了围满她的学生。

   她想干嘛?

   “卡帕斯,前天你和郑天灵……没做什么危险的事吧!”

   果然是这个!这货心思可真好猜!

   哼!招引来那么可怕的东西,要不是有那句咒语我们估计这会儿已经是黑白照片了!你应该庆幸最后我忍住了那股往你的蝴蝶结上写MMP的冲动!

   “没做什么危险的事啊!天灵前天开始就在发高烧,直到现在都没好,没看到我刚刚说扶着她进的教室吗?这整一个双休日都我们俩都没出门!”

   “是吗?”

   陈远对着我的眼睛,端详了好一会儿,然后,不知为何我注意到她出了一口长气。

   “好吧,我一直在担心你们会不会被卷入前天的袭击,没事就好。替我问候一下郑天灵,叫她照顾好自己别把病弄重了。你也一样,护理她时别传染了自己。”

   “恩,我会的。”

   嘿!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看我忽悠瘸你,陈远!

   “呐,卡帕斯。”问完这些后的陈远没有表露出收手的意思,还在进行着询问,“说真的,我是很佩服你和郑天灵的。小学刚一毕业就出来辗转求学,从初中一直读到高中,真心厉害,现在的学生能做到这样的已经很少了。”

这又是……嘛,算了,仅仅是同学间普通交谈而已,别让自己显得太神经质了,对谁都不好。

   正常交谈吧!

   “其实没什么的,讲真,你也很厉害啊!才十六岁就成了歌星,而且还能把绯闻压得这么少。我们也很羡慕你的成绩!”

   陈远摇摇头:“不,比起这个我更佩服的还是你们,虽然成了歌星,但我从小学到高一一直不敢轻易离家太远,全是窝在塔伦岛自己的小巢里。好不容易才咬下牙换住所,也还是藉著一次演唱会顺势搬过来的,没有这个跳板我甚至连搬家都不敢。对我来说家的安全感实在太重要了,所以我才会羡慕你们,这样颠簸求学还能如此自在。”

   “是吗?”我微微一笑:“不过其实真的没什么,因为我们是两个人,如果换作我们中任何一个人独自出来辗转求学的话,讲真我也不敢这样平静。”

   这话可就不是演戏了,真的就是这样,尤其是对于我们俩这种不管年龄怎么增长,外貌上始终不见成熟的人,换我们谁一个人出来,都不可能一路走到现在。

   “因为不是一个人……吗?”

   陈远微微抬起头,静静地看了看窗外,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注意到她的眼神在看向窗外的阳光时带着一丝忧伤。

   是想起什么了吗?还是说她也有一个中意的男生?也罢,不多想了。

   “卡帕斯,有想过吗?假如有一天,你们本来平静的生活被突如其来的变动所破坏了,这个变动催使你们不得不像一个战士一样拿起武器去斗争,你和郑天灵该会怎么去面对呢?”

   哈?!和平年代这家伙在说什么乱话啊!你的脑洞可真是黑洞!

   “变动……吗?这么说吧陈远,实际上什么才是变动?按我看来这整个世界随时都在进行着变动,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整天辗转求学的你能说没有变动吗?按我们的想法就是,世界动,人不动,不管发生再多的风雨,我们依旧是我们。这很重要的,别小看它,许多人没有勇气搬迁住所就是因为他们缺乏这个。”

   “是吗?”

   陈远轻轻点了点头,嘴角浮起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微笑。

   “不管怎样,这个心态对你们来说是件好事,保持住它,未来会很有帮助的。”

   “这是当然,放心,没必要太担心我们,今天我们只上半天的课就会回去,天灵的身体要紧。”

   “恩。”

   陈远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再说别的。

   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这段对话竟全部是flag。

   ◇

   “呼——”

一阵诡异的黑色漩涡,在杰拉岛人造沙滩的一处不起眼的角落刮起,一个神秘的黑衣男子出现在漩涡的中心。

   黑色的圆礼帽,黑色的长燕尾服,黑色的皮裤,黑色的斗篷,黑色的墨镜,黑色的皮鞋和手套,在他的身上看不见一丝一毫不是黑色的角落,除了没有翅膀和那明显要更显成熟的臂膀,完全就是黑化郑飞的样子。

   “到了吗,黑蟒?”

   一个阴沉幽冷的声音,从男子胸口的一个发光的红灯中响起。

   “没有任何问题,老板。”男子回答,声音也是同样的幽冷,“我已经抵达神杀者所在的位置,前天的信息显示,神杀者因为遇到了袭击不得已暴露了力量,循着轨迹我们已确定了他们的精准方位,最晚明天就可以进行抓捕。”

   “动作务必快,这两个小崽子像狐狸一样狡猾,稍有不慎就会跑得无影无踪,届时我们就只能再等他们使用一次力量了,那期间新生者们会不会掌握先手我们谁也说不准。”

   “放心吧。”黑蟒沉静地说,“有了此前的教训,这次我会在路上布下双保险,神杀者的活动规律我已经了如指掌,他们插翅难逃!”

   “很好,造物之光照耀于你,黑蟒!”

   “神文明万岁!”

   黑蟒把手掌放在胸前,轻轻地作了个揖,一柄锋利的弯刀从他的衣袖里弹出。

   “那么,好戏开场了!”

   黑蟒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