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血蝶島 後傳:魔力方舟 二十四:冰封的鄭飛

实验室虽大,但却不乱,很快,陈远一行人就找到了郑飞休眠的位置。

   那是一座巨大的圆柱形玻璃容器,里面装满着的是淡蓝色的冒气泡的液体,液体中,悬浮站立着一名穿着银白色紧身衣的黑发少年,双目微闭,几十根黑色的细管从容器壁探出,连接在他的身上。

   “郑……飞……”

   陈远语气颤抖,轻轻地说出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两行眼泪,顿时顺着面颊滚落了下来。

   “我终于……找到你了!”

   陈远双臂一拥,用力抱住了郑飞的休眠舱,小声啜泣了几下后,嚎啕大哭起来。

   “我似乎明白为什么她陈远那首《孤独的王子》可以唱一次哭一次了,是不是唱得就是她和郑飞啊!”

   沈冬雪双肩一耸,无奈地说。

   “真虐狗!沈冬雪,我头一次觉得你的性别和我不一样实在是太幸运了!”

   霍哲也禁不住调侃起来。

   “我也一样,”沈冬雪苦笑道,“好了好了,陈远,我们理解你等郑飞等了六年的辛苦,但现在我们必须想办法唤醒他,有什么要发泄的等他醒了你随便朝他发泄,OK?”

   沈冬雪说著,便要去在仪器上寻找唤醒休眠的方法,但被陈远截住了。

   “等等!”陈远急忙擦去眼泪,制止道,“不要现在就唤醒他!我们还没有解开神杀者的封印,一旦现在唤醒郑飞,他势必会全力制止我们的行动!先把他保存好,等我们唤醒了神杀者,逃离了太阳系,局势已经不容得他我行我素了之后再唤醒。这样他才能死心塌地地顺从预言的指引,完成使命后老老实实地跟我回去!”

   “有道理。”沈冬雪赞同地点点头,“不过话说亏你能在情绪那么激动的情况下还能有这样理智的思维啊!你可真沉稳。”

   “我们火蜻蜓是射击社团,练的就是沉稳。确实,见到郑飞让我的情绪有那么一点激动,但这种激动还不足以让我变得毛躁。嘛!不过这个比起郑飞在我们火烧眉毛的时候还坐怀不乱运筹帷幄的那股劲来说还是逊色不少就是了。”

   “听不懂你这话是在夸他还是损他哦,陈远!”

   沈冬雪轻轻吐槽了一下陈远,伸出左手覆蓋在休眠舱的外壳上,右手变出法杖对准左手手背,一道七彩的光束从法杖尖射出,击中手背扩散成一大圈彩色漩涡,把巨大的休眠舱整个吸了进去。

   “OK,就这样,郑飞现在暂时被保存在我的魔力空间里,到了对的时候我就把他放出来。”

   陈远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人类……”

   “!!!!”

一个雄浑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他们身后传来,三人被猛吓了一个机灵,唰地回头看向了身后。

   一个发著刺眼光芒的圆球,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悬浮在半空,光球渐渐化作一个少女的外形,五官和衣着随着光芒的削弱一点点清晰,显露出了真正的面容:

   女孩长得很漂亮,萝莉的娃娃脸,银白色拖地长发,标致的身材。身上穿着类似拘束衣一般暴露度极高的衣服,雪白到没有血色的皮肤玉石般冒着白光。少女的背后长着八条水母一样的超长的蠕动触须,几十团长着黑豆般眼睛的白色雪球状萌物围绕在触须周围漂浮游动。

   “警告你霍哲,不准看不该看的!明白?”

   沈冬雪对着霍哲的脚狠狠踢了一下,警告道。

   “请问,你是谁?有什么事情要和我们说吗?”

   “时间不多了,”少女操着一口弱气的甜美声线,说著,“尽管我们知道你们不可能原谅我们,但现在真的已经不是再各自分立的时候了。敌人已经攻进了我们的心脏,虽然你们为了保护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保险,但这次,银河系将不会存在世外桃源,灾难的火种同样也会燃在你们的身上。”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说?你们到底要人类做什么?那个所谓的强敌究竟是怎样个来头?”

   陈远连珠炮般追问道。

   “我们知道,过去为了自己不被灭亡,辜负了你们人类太多。但这次,我们是真心希望能弥补过去的一切,恳请你们也忘记我们祖先所犯下的过错,再次担负起你们诞生的使命,与我们并肩作战并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星图已经在你们的实验室电脑里了,拜托了,按照这个路线来找我们,我们会告诉你们该怎么做。”

   两行清泪,顺着少女的面颊流下,她朝着陈远,深深地鞠了一躬,身形渐渐化作透明,消失在空气之中。

   “找到了,陈远!沈冬雪!这个就应该是她说的星图!”

   霍哲指着一台最大的电脑终端屏幕,叫道。

   两个女孩急忙跑了过去,大约两平方米大小的电脑屏幕上,一张银河系的整体图像显示在那里,一点点放大拖近,密密麻麻的恒星及行星带中 一条又一条发著草绿色荧光的连线错综复杂。

   “虽然不明觉厉,先收起来终究不会有错。”

   沈冬雪对着星图,再次做出相同的动作,整个电脑终端被吸进了她的魔力空间。

   “刚刚那个女孩到底是谁?”

   陈远一连串的问题那个女孩一句都没有回答,这让她的脑袋不禁有些画圈。

霍哲一摊手:“谁知道?听她的口吻,应该是当年那些追随血蝶进攻地球的其他外星种族的代表,估计那时是受了胁迫不得不来打的,否则不会对我们说出这样的话。哦当然,不排除这只是个陷阱,因为我记得那些外星种族都不应该有人类外形才对。但不论怎样,现在的我们已经是没有退路,只能听她的了。”

   “但她的意思是……”

   “还不明白吗?”沈冬雪叹道,“魔力幻想化工程已经不能再维系下去了,为了地球的未来,我们人类只能重新拿起波依努晶石,重新建立魔法王国。但你的郑飞依旧在想着维系他那陈旧的计划,想着一个人与强敌同归于尽后继续在地球推行魔力幻想化工程,虽然我也必须承认这样能为我们争取到一些和平,但固步自封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至于其他的什么人类诞生的使命,我想当我们见到她真人后会清楚的。”

   “郑飞一向热爱和平,不怪他。”

   陈远点点头,笑着说道。

   “是我太过浅薄了,自以为是青梅竹马就了解了郑飞的一切,却不想他的身后还隐藏有这样的秘密。我会帮助他完成这一切的,一定。”

   陈远的双目,此刻已是无比的坚定。

   “走吧大家,必要的东西已经拿好了,回去继续监视神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