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血蝶島 後傳:魔力方舟 二十三:違抗預言

隧道不深,三人很快就来到了末端,藉著荧光棒,霍哲看到隧道末端的墙壁上有着一个方形的矮门。  

   “陈远,沈冬雪,帮下忙。”

   霍哲把着矮门的中间,陈远和沈冬雪各扶两侧,用力向上一撬,整个铁门被直接卸了下来,一个大约八十厘米高的狭窄暗道出现在三人面前。

   “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探探路。”

   霍哲示意沈冬雪和陈远留下待命,自己一个人小心翼翼地钻进了暗道,并给外面的女孩们留了根荧光棒。

   没多久,他出来了。

   “怎么样?可以吗?”

   陈远急忙冲上来问道。

   霍哲无奈地叹了口气:“办不到,里面是曲里拐弯的滑梯结构,而且很滑很陡,看样子是当年先知埋藏好次元魔爆后的逃离通道。”

   “上不去吗?”

   霍哲摇摇头:“都说了很陡很滑了。当时一定只考虑到了单程,从上面滑下来很快,逆着爬上去几乎不可能,必须换一条路。”

   “这里!这里还有一条路啊!”

   正在霍哲与陈远谈话的时候,一旁的沈冬雪发现了新大陆,她指着隧道侧面一道圆形的大舱门,朝霍哲和陈远喊道。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里呢?郑飞一行被困南极洲时,他通过滑道落到轨道低端,看到侧面就有这么一个圆形舱门,但当时由于急着要逃出这里他没有打开这舱门,虽然这里就是瓦雷尔时的他建的,拿回记忆的郑飞依旧没有回忆这扇舱门的作用。)

   霍哲走了过去,晃动了几下舱门,像结了冰般坚硬。

   “卡住了,沈冬雪,陈远,退后,我用最简单的方法打开它。”

   “陈远快趴下!”

   沈冬雪慌忙把陈远扑倒在了身下。

   霍哲静静地伸出双手,掌心对准舱门,两颗篮球大的火球出现在他的手中,轰隆一声爆响,坚硬的超厚装甲门被直接炸作尘埃,一道蓝光倾泻而入。

   “走吧,大家。”

   ………

   炸开舱门,迎接三人的又是一条隧道,这条隧道相较刚进来的那条要长出了不少个数量级,但因为灯光很明亮,走起来要轻松了不少。

   隧道相当长,一路上类似的舱门还有不少,霍哲在逐一炸开了五道舱门后,终于走到了目的地,成功抵达后的三人被眼前的景物惊得目瞪口呆:

一座巨大的实验室,在南极洲的地表之下,竟隐藏着一座占地面积足有数千公顷的超级武器实验室,实验室顶棚足有五层楼高,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起重机,遥感器等各种各样的设施,一座又一座高耸入云的原料处理塔拔地而起,从地面直通天棚,地表下,电脑终端,粒子机床,操控中心等设备让人眼花缭乱。外面冰天雪地,实验室里却温暖如春,不灭的淡蓝色无影灯光,温柔地照亮在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如此精密的产物,就连已经时隔了二百年,磁悬浮、可控核聚变和全息投影等技术都早已经大范围普及的人类看来,依旧是无法做到的,这是只有星际文明才能实现的杰作。而且所有的仪器都锃光瓦亮,不仅都可以正常运作,还丝毫不见一点因千万年的时间冲刷而风化的痕迹,仿佛在这个实验室里,时间是静止的。

   “就是这儿了!”霍哲看着眼前的一切,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当年血蝶入侵时,瓦雷尔曾因梦想两度逃离兹尔塔灵魂战斗系统培训基地,第一次是因为不想当战士毁了武器工程师的梦想,第二次则是为了次元魔爆。这里,应该就是他第一次逃离兹尔塔,隐居南极洲默默研究灵魂战斗系统的地方。”

   “这里?那么也就是说,六芒星号,也就是史料中记载的古文明战舰太古冥神号就是在这里诞生的?”沈冬雪惊讶地说。

   霍哲点了点头:“按照预言所说,先知,也就是郑飞的后代,会继承他的灵舰契约,在其体内封印有可以帮助尚未拥有星际航行能力的人类飞离太阳系的魔力方舟,并以杰伦斯·克罗索的后代为钥匙启动,在穿越的先知指引下成为双色神杀者,带领血蝶们拯救临近绝灭的人类。只是我有一个疑问一直不能理解,郑飞到底是怎么让和他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郑天灵继承灵舰契约的呢?我记得灵舰契约不是说传就能传的,只有传者与被传者生活二十年以上才可能进行传递,郑飞是怎么做到的?”

   “怎样做到的?”沈冬雪面对霍哲的疑问似乎有些不屑,“霍哲,我觉得你应该弄清楚一件事,灵舰契约的传递条件,是同居二十年以上,不是非得有血脉,没错吧!”

   “有什么不同吗?除了子女,谁可以做到这个条件?”

   “子女……不一定非得是亲生的吧!”

   “怎么可能……”霍哲一愣,随即便立刻明白了沈冬雪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郑飞他……”

沈冬雪点点头,“一生不娶妻,领养一个和自己同姓但没血缘关系的小孩,养大,在确保其生活满二十年并已留下后代后离开,然后再进行穿越。这样灵舰契约就名正言顺地落入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身上了。很合理的逻辑,不是吗?”

   “有道理……等等,年龄……”

   “别跟我说先知只有十七岁,养大一个孩子至少得五十岁了的这些话出来。陈远,你今年多大,我指的是你在这里的年龄。”

   “十六啊?怎么了?”

   “但我记得你在血蝶岛灾兽惨案结束后就已经十七岁了啊!为什么会减了一岁?”

   “因为来这里之前用波依努晶石缩短了年龄,缩成十岁来到了这里,在这里生活了六年所以十六岁……”

   “明白了吗?”沈冬雪看向霍哲,说道,“就是这么简单,那时候的魔力连一个血蝶都可以改年龄,郑飞身为我们魔力基建师的老祖宗,会没有那个能力?缩回十七岁再穿越对他来说不应该是困难事吧!”

   “有道理……”

   霍哲点了点头,他清楚了沈冬雪的逻辑。

   “嘛!怎样都无所谓的。”陈远坚定地朝前走了一步,“我虽然不了解郑飞身为瓦雷尔期间的具体经历,但我知道的是,不管是瓦雷尔还是郑飞,他都一直是那个我最熟悉的男孩,那个事事都想靠自己,搞砸了还逞强的笨蛋飞!走了各位,他一定就在这里。”

   “恩。”×2

   一阵血气的呼啸,蓝色的漩涡围绕陈远的身体刮起,防具启动,翅膀张开,锋利的十字头剑再次在陈远的手中喷射寒光。

   “这里气温已经不低了,所以这次我来打头阵。霍哲、沈冬雪,跟在我身后!”

   陈远说著,便大步流星走了上去,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给霍哲和沈冬雪留出。

   谁也不知道迎接他们的将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