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尖特工怎麼變成了女生? 東西對抗篇 第十五章 日耳曼黑森林的猛獸

塔季扬娜盯着水中水柜中游动着的巨大的鳕鱼,目光全部被大鱼所吸引着,凝固的眸子将要流动起来

“嘿!”秦裕突然拍了拍塔季扬娜的肩膀

“啊...."塔季扬娜被吓了一跳,眼眸又恢复了凝固,缓缓转过头看着秦裕

“我以前还没吃过鳕鱼那,你吃过吗?”秦裕用欣赏般的眼光盯着水柜里的鳕鱼

“经常吃那....."塔季扬娜轻微点了点

“唉!是吗?”秦裕朝塔季扬娜投以羡慕的目光。“那你老家在什么地方啊!”秦裕忍不住好奇问道

“Владивосток”

“蛤?哪里?”塔季扬娜的语速太快,而且说得是俄语,秦裕并没有听懂,一脸萌比的看着她

“符拉迪沃斯托克,就是你们说的海参崴。"

“是那里啊!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只是听过还从来没去过那!”秦裕接着问道

塔季扬娜的眼睛低沉了下来,道:“我也记不清了,我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莫斯科,之后就再也没回过家,甚至连家里人都看见过,我只知道我的妹妹现在在华夏国”

塔季扬娜的声音越来越低,逐渐低到听不见,秦裕听到塔季扬娜的回答很诧异,便问道:“那你为什么被送到莫斯科?”

“因为..." “砰砰砰!”几声突如其来的枪响打断了塔季扬娜,人群立即混乱起来四散逃跑,有几个隐藏的人群中的特工掏出了枪,飞快的奔去枪声传来的地方

赵琦见此情况拉起秦裕和塔季扬娜的手臂便跑:“这一定是特工在执行暗杀任务,我们赶快走,免得被误伤了!”

“可是秋洵人那?”秦裕边跑边说道

“他会没事的,等会就会来找我们了!”

貌似现场的情况并不乐观,不断的有被打的飞起来的特工压倒了货架,原本混乱的现场更加狼藉,只见一位黑发少女从货架后冲出来,她的双手拿着两把黑亮的军斧,斧刃和手上均沾染了鲜血。她停了一下,迅速的扫视了一下周围,正好看到正在逃离现场的秦裕三人,她用猎人般的眼神盯着远处塔季扬娜,锁定了目标后她便又急速的冲向三人,周围许多特工挥舞武器想攻击她,少女如黑色的乌鸦般灵巧的躲过特工的攻击,斧刃如同尖锐的利爪划开了特工们的脖颈,飞溅的血液溅到了她的脸上染红了额前的留海和苍白的肌肤,说是一步杀十人也毫不夸张

少女好似没受任何阻拦似的冲向逃离中的三人,三人显然没有注意到有一个猎人已经悄然盯上了她们,但是三人加入拥挤的人流进入安全通道,少女准备冲进去却被接踵摩肩的人群挡住,她似乎不想伤害平民,于是便转换方向冲向对着外面街道的落地窗

两边的特工纷纷开枪阻拦,但少女如同黑豹般躲过了飞过的子弹“哗”地冲破了玻璃,用两把斧子和墙面的摩擦做缓冲,平稳的落到了地面

但是少女刚一落地,面对的便是数辆已经将商场包围起来的U.M的黑色装甲车和无数举着枪对着她的U.M

“随意开火!但是不要伤害平民!”

随着U.M队长的一声另下,几十名特战队员扣下扳机朝少女猛烈的开火

.............

赵琦拉着两人很快便到达了地面,但商场外的场景让她们更加震惊,只见一个黑发少女在装甲车的车顶来回穿梭,灵巧的割断一个个士兵的的脖颈,士兵们拚命的拿枪扫射却没有一发子弹打中少女

四处是逃跑的平民,四处是倒下士兵的尸体,惊恐的尖叫和杂乱的枪声,汽车路过的汽车鸣笛声和装甲车上警笛声夹杂的一起,宛如一幅末日的景象

“干Tm的,打死她!”

“这简直是个怪物....啊——————”

少女如同降临人间的死神般夺走一个个的生命,现场犹如上演着一场表演——屠杀表演

“贝希特?”赵琦看见杀戮中的少女便倒吸了一口凉气,脚步也下意识的停下了,少女野心有灵犀似的将视线转到赵琦的身上,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便直奔三人冲去

“那个女孩是....啊!”秦裕没等问完便和塔季扬娜一起又被赵琦强硬的拉走

“快走,那个女孩就是被称为‘日耳曼的血鹰’的贝希特!”

“啥?”秦裕好像一个字都没有听清

“回头再和你解释,现在跑不了就是死了!”

塔季扬娜回头看了看贝希特,她的眼睛里看不出一丝的情感,但是却可以闻到浑浊的血腥味,贝希特虽然长像可爱,可却不敢让人多看两眼

赵琦拉着两个人一路跑到商场的地下停车场,秦裕有点疑问,开口问道:“为什么要跑到地下停车场,这不是进了死胡同吗?”

赵琦叹了口气道:“我们三个是跑不过她的,和她周旋一下可能还有些希望!进了地下停车库我们的分散逃跑,躲在汽车的后面,千万不要发出任何的声音!”

“这样就能躲过她吗?”

“不,这样只能死的晚一些罢了!”

“蛤?”秦裕一脸石化

“快点,你们两个分散躲起来,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尽量屏住呼吸!”赵琦大喝过后,三人便跑向不同的方向,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贝希特紧跟着后面进入了地下停车场,她身后的追兵在一路上已经被杀的七七八八了,外面的U.M正在呼叫支援,暂时还不敢继续和她短兵相接。贝希特的双斧上滴着鲜血,苍白的脸颊已经被鲜血染红,地下车库弥漫着丝丝潮湿的血腥味。她的眸子如同丛林中警觉的鹞子,搜索着她的猎物

秦裕蹲在一辆汽车后面,按照赵琦的要求,尽量屏住了呼吸,但即便如此,血腥味也飘入了她的鼻孔

“可恶啊!秋洵这种关键时刻怎么跑的比香港记者还快!”

秦裕心中吐槽

“呼——”

秦裕不经意间发出一声微不可察的换气声

贝希特灵敏的耳朵准确的捕捉到这一声喘息声,左手的斧子立刻在手上飞速的旋转,斧刃上的血滴飞溅到几米之外,“刷——”的一下朝秦裕飞去,飞斧在空中旋转,击碎了汽车的玻璃,正好划过了秦裕的头顶,狠狠的插到了地上

“吓!”秦裕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我不会被发现了吧!”秦裕立刻起身朝外面望了望,贝希特人已经不见了

“唉?人那!”

正当秦裕四处张望时,只觉得有不明的液体滴到了她的鼻尖上

“哎?”秦裕抬头望了望,只见贝希特蹲在车顶俯视着她,她脸上的血液不断的滴到秦裕的脸上,两人四目相对的望着,秦裕的思维陷入了贝希特那猩红色的眼睛里,想要掏枪但身体竟动弹不得

“啪!”贝希特猛的从车顶跳下,将秦裕按倒在地上,捡起了插在地上的斧头,高举起宣告着又一个生命的死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