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提督 這裡是有愛的番外篇 佐世的日常——“5·20”特供篇

坐在摩天轮里,凌雪托着下巴看向窗外的景色。

“年轻真是好啊,可以有大把的时间去恋爱,真是好啊。”这样感叹着人生的凌雪伸手摸了摸蜷缩在大腿上的幼猫,“你也真是有福气啊,居然有女孩子给你提供膝盖呢,我可没有这个福气。”

“喵~”

“哈。”凌雪笑了笑,“这样的日常也不错。”

-

“小音!”暴力推开房门,怜直接冲进了办公室。

“喂!办公呢,声音能不能小点。”处理着满桌的文件,夜音抱怨着。

“啊,抱歉抱歉,我太激动了。”怜挠着脑袋傻笑着。

“所以说有什么事?”夜音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坐在一边秘书座位的旭东丸,“这份开发协议你去和总督府沟通一下。”

“好的。”

“我刚刚抽到了三张游乐园的门票,我们要不要去玩玩?”怜满怀期待的看着夜音。

“没时间。”夜音头也没抬地处理着下一份文件。

“……”怜顿时失落了不少,“那……什么时候有时间?”

“最近正在和总督府沟通新型岸防设施的事情,恐怕这一整个星期都很忙。”

“唔……我知道了。”怜只好带着遗憾转身离开。

“如果非要去的话,我看看后天能不能腾出点时间吧。”夜音头也没有抬的说道。

“小音……”

“如果没事的话,我还要继续办公呢。”

“谢谢啦!”怜手里握着门票离开了办公室。

“提督,你可真有一手。”

“如果这种局势我再看不出来,我就是笨蛋了。”夜音说著又递了一份文件给旭东丸,“去和总督府的那群家伙说一声,老子后天摸了!反正也暂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工作。”

“哦,我知道了!”

心情大好的怜来到了食堂,不过现在的食堂与其说是食堂不如说是休闲摸鱼的酒吧?

“欢迎光临。”站在吧台后面的凌雪向着怜打着招呼,“今天心情很不错呢。”

“那是当然,今天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什么阶段性的胜利?和我说说。”

“本小姐今天抽到了这个!”说著怜亮出了手里的门票。

“哦?”凌雪摆出了一副很懂的表情,“约到了?”

“那是当然。”

“什么时候?”

“就在后天。”

“加油哟。”说著凌雪拿出了刚刚做好的蛋糕,“干的不错,这是奖励哟~”

“哦哦!谢谢凌雪!”怜开心地接过凌雪递来的蛋糕,“对了,给。”

怜将游乐园的门票递了过去。

“恩?怜,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呃……怎么说呢,算是感谢吧。要不是你,我也不会鼓起勇气迈出这一步。”

“这样吗?”凌雪接过怜手中的门票,“那我就收下了,我会给你们俩制造机会的。”

“恩!谢谢!”

「嗯嗯,这两个孩子,关系还不错啊,嗯,就再做些微小的工作吧!」

凌雪这样想着。「稍微推一下的话,大概会更好的吧。这个年龄,夜音也是该......呵呵。」

-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是吗?

就着一丝期待,怜总算是等到了与应用约定的那个后天。

不过……

“小音你怎么了啊啊啊啊!!!”

怜看见的是已经快被掏空的夜音,看,那一丝已经快要脱离本体的魂魄!

“没事的,不过是两天没合眼罢了!大丈夫!问题ありません!”

“着完全不是没问题的样子啊!”怜担忧的说著,“要不我们今天就不去了吧。”

“怎么可以!我明天指不定还会冒出什么事,今天一定得去!”说著夜音抓起桌上的能量饮料一口闷了。

“小音……”

“我现在可是抛瓦满满的!”说著夜音就要离开办公室。

“等等,提督你要穿着这身出门?”

“啊?什么?”

“我是说,提督你要穿着这身衣服就出门吗?”凌雪指了指夜音身上的军服。

“啊……说的是哦。”夜音看了看身上的衣服,“那我现在就去换一件?”

“……”凌雪沉默了一会儿,“那就快去换啦!”一边说著一边把夜音推进了夜音自己房间里。

过了一会儿夜音从房间里出来了。

不过为什么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

“那个……提督?您没有穿错衣服吧?”

“啊?没有啊?怎么了吗?”

“呃……没什么,没什么。”

卡米契亚,GOODJOB!

“那我们出发吧!”

“他喝得只是能量饮料吧,怎么和嗑了兴奋剂一样?”

“是啊,我也很好奇啊。”

凌雪和怜小声地讨论着夜音的反常。

就这样,三人来到了地下车库。

“那么我们出发吧!”

说著夜音就要拉开车门,但是被凌雪拦下了。

“提督,您已经连续熬夜了两天了,还请您为了安全不要开车好吗?”

“额……但是我记得那个游乐园在横滨那里啊,不开车怎么行?”

“那就请您和怜小姐乖乖做好,我来开车。”

“哈?凌雪你会开车?”

“当然。”(然而Shire桑我本人完全不会!)

“那就交给你了,凌雪。”

“那么二位请上车吧。”说著凌雪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怜和夜音坐在后座上,凌雪坐在驾驶室里,紧握着方向盘,手指在不断地摩擦着。

“那么请系好您的安全带,我们要出发了。”

说著凌雪一脚才下了油门。

黑色的SUV驶出了港区。

-

SUV在游乐园的停车场停下,凌雪拉起手刹,转过身看了看坐在后座上的两位。

“提督睡着了?”

“是啊。”

夜音靠在后座的椅背上睡着了,微微起伏的胸口说明着他睡得很安稳。

“要叫醒吗?”

“不用了,让他再睡一会儿吧。”凌雪看着熟睡中的夜音摇了摇头。

夜音连续两天不睡觉修仙的事情凌雪也听旭东丸抱怨过。

每次旭东丸要去阻止时都被夜音直接用命令支开了,为了什么这么拼,大家都懂的。

“我去买点东西吧,怜,请你看着点提督哦。”

“哦,我知道了。”

带着微笑,凌雪打开车门离开了,现在车上也就剩下怜和熟睡的夜音了。

一想到自己现在和夜音独处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怜就开始坐立不安了。

怜还记得,记忆中,夜音那个小小的怕生的小孩子的形象。

因为不小心打碎了杯子而躲在了床铺底下不敢出来,眼睛里充满了惊恐和委屈。

当怜看见床底的夜音的时候,夜音更是像受惊的小动物一般朝着床铺的里面缩了缩。也许是熊孩子的天性吧,怜也钻进了床铺的底下,两个人就面对面的注视着对方。

那是两个人第一次独处在狭小的空间里。

“为什么害怕呢?”怜这样问道。

“……”夜音没有说话移开了是视线。

“如果不说出来的话,我可没有办法帮你哦。”

“……”

“那我就出去好了。”像是赌气一般,怜挪动身体,想要从床铺下面出去。

但是刚挪动身子没多久,就有人拉住了怜的衣角。

“我……我打碎了杯子……”小小的夜音略带着哭腔说道。

“那就去承认错误呀。”怜看着夜音那双快要哭出来的双眼说道。

“但是,那是青冥爸爸最喜欢的杯子,我怕……”说道这里,夜音的双眼流出泪水哭了出来。

“没有关系的哦,我会和你一起去的。”就像是姐姐那样,怜抱住了小小的夜音,轻轻拍抚着他的背,任由泪水打湿自己胸口的衣服。

当两人被人发现躲在床下的时候,两个人抱着对方睡着了。

现在,怜看着夜音的睡颜,注视了很久,微微张开的嘴唇轻吐着气息。

“吸……呼……”

怜移开了视角,看向别处,但是很快地又看向了睡着的夜音。

“……”盯了许久,怜朝着夜音的位置挪了挪。

“吸……呼……”

怜侧腰将脑袋贴近了夜音,理了一下耳边棕褐色的长发,将自己的脸贴近了夜音的睡颜。

但是就在即将接触的那一刻,夜音缓缓地张开了双眼。

张开双眼看见的就是怜快要贴着自己的脸庞,夜音愣了愣。

也许是没有想到夜音会在这时候醒来吧,怜也是吃了一惊,慌慌张张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闪到一边,沉默着。

车里的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

“那个……我……我只是看看小音……你睡得好不好,对!看看你睡得好不好而已!”怜为自己找了个极为蹩脚理由。

“那……那还真是谢谢。”这边的夜音也是极为蹩脚的感谢道。

“提督你醒了?”拿着刚刚买好的零食,凌雪回来了,接着就看见了车里这诡异的气氛。

“啊,抱歉,我睡着了。”

“没关系的啦,提督你连着两天没日没夜的工作,现在好不容易休息还要陪我们出来玩,说抱歉的应该是我们才对呀。”

“道歉什么的用不上啦,我也很想好好来玩一玩呢,印象里似乎从来没有来过游乐园呢。”夜音挠了挠脸说道。

“唔……这可真是个机会呢,那么就请提督您好好的放开玩吧!”

“那么小音我们快走吧!”怜这样说著就拉起夜音走进了游乐园的大门。

“阿拉,阿拉,年轻真是好啊。”发出像老年人一样的感慨,凌雪拿着零食跟了上去。

-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伴随着一阵尖叫,极限下落带来的失重感刺激着肾上腺素的分泌,整个人瞬间变得兴奋了起来。

当然,这是那群在玩的人的感受。

“馁,小音,我们玩这个吧!”怜指了指呼啸而过的云霄飞车。

“呃……这个好像对心脏不太好吧?”

“诶……难道说小音你对不擅长这个?”

“怎么可能?!”

“好的,我们要玩这个!一共三个人,谢谢!”怜已经上去和工作人员沟通了。

“诶诶诶!”

当夜音再次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被送上了云霄飞车而且,位于最高点之上。

“等等!发生了啥?!”

然而当夜音话音刚落,云霄飞车也已经开始下坡了。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啊哈!啊哈!啊哈!”夜音整个人瘫倒在长椅上,一副被玩坏的模样。

新CG解锁√

凌雪默默地用手机记录下这一刻,并发到了“Twitter”。

“好啦,快起来啦,小音~”怜一边笑着一边戳着夜音的脸颊。

“唔……请让我这条咸鱼继续躺在这里吧……”

“不过真的没有想到,小音对云霄飞车完全不擅长呢。”

“唔……不要再提了……”

「意外的孩子的一面?!」

“快起来啦!”怜拉着夜音的胳膊,“我们接下里去玩这个啦!”

当夜音被拉起来,看着怜指的下一个项目的时候,几乎是绝望的。

它是Cosplay的一种,但是它是在一个房屋里进行的,它的目的很简单——吓死你,没商量。

是的,“它”就是——鬼屋。

“……”夜音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并再次想要倒回长椅上,“请让我继续在这冰冷的长椅上做一条咸鱼吧!”

“不~行~”说著怜一把拉起快要倒回去的夜音,“今天一定要玩!”

“求您放过我吧!”挣扎着,夜音被凌雪拖进了鬼屋。

“啊哈哈……”苦笑着,凌雪跟在后面走进了鬼屋。

*

漆黑的环境靠着微弱的灯光来渲染出恐怖的气氛,但是……

凌雪完全不会害怕嘛~

这比点着蜡烛看恐怖片比还是太弱了啊。

“啊~!”带着尖锐的叫声,旁边的竖井里升起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女鬼。

女鬼伸出惨白的双手想要抓住凌雪。

“……”然而凌雪默默地后退了一步,看着女鬼在空气中乱抓。

女鬼扑腾了一会儿,又降了回去。

“也就这样吧。”简单的评论了一句,凌雪转身就要继续朝出口走。

但是在转身的时候。

“哇!”被身后的带着面具的人吓了一跳。

“呼……”舒了口气,“冷不丁的确实挺吓人的。”

被吊在空中的面具人如同吊死鬼一样被吊在空中,凌雪看着面具人的面具指了指:“朋友,你面具上粘着胶带了。”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啊?”面具人赶忙摘下面具看了看,确实是有一截胶带粘在上面,“哦,多谢提醒啊!不然老板又要扣我工资了……”

*

等凌雪走出出口的时候,怜和夜音已经在门口等待了。

“所以说,为什么要选你自己不擅长的项目来玩啊。”夜音苦笑着看着抓着自己手臂不放的怜。

“不是不擅长啊,是这个太吓人啦!”

看着怜把夜音的整个手臂都抱在怀里,凌雪欣慰的点了点头,这丫头挺能活学活用啊。

“我们要不要去玩点别的?”凌雪指了指不远处的射击摊位。

“那个啊,试试?”

……

举枪瞄准,食指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扳机护圈。

然后,扣动扳机!

“磅!”一个靶子倒了。

“磅!磅!”接着又有两个靶子倒下了。

“磅!磅!磅!磅!磅!”似乎是找准了节奏,随着夜音每扣动一下扳机,就会有一个靶子倒下。

“呃……呃呃……”一旁的摊主脸上青一阵紫一阵。

“小音好厉害!”

“就剩下最后一个了哦。”

随着夜音扣下扳机,“磅”的一声,钢珠打在了铁质的靶子上,但是靶子却没有倒下。

“嗯?”夜音疑惑地放下枪。

“哎呀真是可惜,最后一个靶子并没有倒下呢。”

“怎么会!明明打中了!”怜很不服气。

“但是靶子没有倒下呢。”店主不依不饶。

“打中了怎么会不倒的,这一定……”

“怜。”凌雪出声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再说下去了。

“唔……”

“店主先生,依照约定,我们虽然有一个靶子没有击倒,但是还是可以获得相应的奖品的对吧。”凌雪微笑(?)着对店主说道。

“啊……是的。”店主看向满脸微笑的凌雪,感觉有点恐怖啊,“请,请稍等。”

店主转身进房间拿奖品出来。

接过一支巴掌大的玩偶,怜撇了撇嘴。

之后便离开了摊位。

“凌雪小姐为什么不让我直接揭穿他啊。”

“当然是不想惹着不必要的麻烦啦。”

“这能惹上什么麻烦啊。”

“如果你执意要揭穿的话,那位店长先生可是会死皮赖账的哦,到时候我们只会花更多的时间和他纠缠。”

“但是还是有点不甘心。”

“这种小伎俩我在学校的时候听同学说起过,挺常见的。”

怜捧着刚拿到的玩偶坐在长椅上:“下一个玩什么呢?”

“是呢,玩什么呢?”夜音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到的游乐园指南翻阅着。

“在你们下决定之前,我先去买点饮料来吧,你们要些什么?”

“西瓜汁!”怜举起手说道。

“帮我带一杯柠檬水就好。”

“我知道了,那我去去就回。”说完,凌雪便朝着小卖部走去,留下夜音和怜两个人在那里。

“小音,你今天玩的开心吗?”怜看着手里的玩偶问道。

“开心?当然开心啦。”夜音合上游玩指南坐在了怜的旁边,“我没有来过游乐园,嗯……或许来过吧,但是记忆已经完全记不得了,有的印象也只是书上,杂志上电视里看到的那样,不过今天可以亲身体会到这些,我感觉很棒哦。”

“这样啊。小音你还真是容易满足呢。”

“确实呢,那怜你呢?”

“我今天能和小音出来就感觉很开心了哦,现在的感觉就像约会一样。嘿嘿嘿~”怜开心的笑着。

“但是却是你约我出来的。”

“啊哈哈哈~”

“久等了~”凌雪带着买好的饮料回来了。

“谢谢~”接过饮料怜率先注意到了凌雪脚边不断刷着存在感的生物。

“额……凌雪,你脚边的是?”

“这只猫咪啊,似乎是黏上我了呢。”凌雪抱起脚边的灰色幼猫,笑着挠了挠它的下巴。

“凌雪你总是会吸引一些小动物呢。”夜音苦笑着说道。

“嘛~谁叫我有着这种奇怪的体质呢~”

嘛~宿舍里总是会进一些小动物已经是常有的事啦~

“说起来,夕立最近好像拜你为师了?”夜音喝了口柠檬水说道。

“诶?真的?”怜看向凌雪。

“那孩子啊,一直在我这里帮忙,我也就顺便教点东西给她啦。那孩子意外的能干哦。”

“那么我看看我们下面玩什么吧。”夜音打开游玩指南,这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喂?旭东丸啊……什么?!啊?!能帮我拖着吗?好吧……我马上回来。”

夜音挂掉了电话,一脸遗憾的说道:“摸鱼被抓包,喊我回去开会了。”

“小音,没关系的,下次还可以再来嘛。”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

“嗯。”

“提督,路上当心。”

带着遗憾,夜音只得回去开会了。

“怜。”凌雪对着怜打着眼神。

“?”怜看了看离去的夜音有指了指自己。

“好机会啊,还不快去!”

“!”思考了一下,怜决定再迈出一步,追着夜音跑了过去,“小音等等!我和你一起回去。”

“诶?那凌雪怎么办?”

“我就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玩的很开心的,更何况,我还有这孩子在陪我。”说著,凌雪又挠了挠幼猫的脑袋。

“这样啊,那你自己注意点哦。”

“会的。”说著凌雪对着夜音和怜摇了摇手。

“夜音那孩子,到现在都没有发现自己穿着女装吗?我可不放心他这样的状态开车回去。”这样说著,凌雪走向了远处的摩天轮。

-

抱着猫咪坐在摩天轮的挂舱里,这里可以看见海岸线。

伸手挠了挠趴在自己大腿上的幼猫,幼猫也回应似的蹭了蹭凌雪的手。

“阿拉拉~那两个孩子还真是让人担心呢。”

“下次用什么方法再撮合他俩呢~”凌雪微笑着说道。

但是,不论是用什么方法,无论会怎样。

只希望身边的大家都能够幸福,都能够平安。

只要我能做到,那就可以了,只要大家能够幸福。

那样的生活,一定很美好吧?不,这不就是我在佐世的日常生活吗?

为了夜音那孩子的幸福,明天也要好好努力!

PS:咳咳~各位读者姥爷们好呀~我是Shire桑DESU~今天是5月20号哦!今天我就给各位送上被塞了满满糖分(自认为)的番外篇啦~希望各位喜欢哦~我们今天的口号可是——发糖!发糖!发糖!

PS:这里是红茶的留言:好大一股恋爱的酸臭味。注:该番外和主线剧情并无太大关系。不出意外的话,我也会写类似的剧情的(当然是主角的啦!),不过不要太过期待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