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莉絲的炎之信仰 卷十二 擲骰吧,勇者們 幕間2 勇氣

“前方有人,法尔爵士……”一行人骑着马从罗莎镇一路返回到阿格特,克莉丝特的行军速度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再快一些。

“已经看到了。”法米回答。“兽族战士们的行军方式杂乱无章,这和人类骑士有很大区别。”

他勒紧马头,刚从树林走出看到面前的罗德库洛赛因特,听到急促的马蹄声克莉丝的卫兵们也紧忙手持弯刀来到他们身前,那些人身体黝黑健壮,但是却保持着能够灵活行动的苗条,兽族们一向擅长于穿梭于森林,驰骋于草原上,骑士们那种大开大合的战斗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过于野蛮。

这时一个精悍的兽族男人走了出来,“你们是谁?前面是红纹石之城,我等的女王正在进行讨伐魔王伟大战斗。”他皱着眉,说出了通用语,尽管有些生硬而且带着较浓的口音。但浑身上下的战斗的氛围让这群众军之首们也不敢随便嘲笑他。

“哈卡?”法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法米……”显然这位高贵的兽族战士还记得自己,但是他对法米的态度很是复杂,哈卡知道法米爱着克莉丝,两人保持着一种相当暧昧的关系。现在克莉丝看到他究竟又会是什么态度呢?是欣喜的多一些吗?还是说她根本不想见这个男孩呢……哈卡不擅长揣测别人的心思,更何况是个年轻女孩的心思。他想了一会后正色道,“你为何而来。”

这还需要问吗?法米看着他,最后还是选择回答。

“为了帮助克莉丝打败魔王,助她夺回加涅特的王座,我是她的骑士,她的侍卫……恋人。”

“你不是……”一声女孩的声音传了过来,站在一旁看着的洛兰转过头,看到的是个兽族少女。

“菲尔米娜。”法米再次唤出她的名字。

“法米,你来的可真晚,当初从队伍中离开的时候我就判断你没有成为统帅的天赋。你辜负了克莉丝对你的期待。”她表情严肃,菲尔米娜曾经警告过法米,若是他离开的话一万大军的重担就落到她和艾莉莎的肩上,现在艾莉莎也离开了克莉丝的队伍,想必她也对法米感到失望。

“你听我说,菲尔米娜……这一路非常坎坷,但无论如何我回到了这块土地,我是来帮助克莉丝的。”

“陛下!”她纠正道,“你不是她的丈夫,你要和我们一样称她为王。”

菲尔米娜也好,哈卡也好,他们都对自己怀有敌意。

法米看了看身后的洛兰,金发骑士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无法应对现在这种情况。

克莉丝本人虽然不在这里,但是她的士兵们纷纷擦拭着自己的剑和长枪,地上躺着一些魔物的尸体,刚才一定已经经过了一场战斗,现在周围飞鸟掠过,除了城本身有些破败之外,罗德库洛赛因特的周围看上去无比祥和,他们遵守着克莉丝的命令成为她的坚实后盾。这条小路再走数弗拉就到了城门,他渴望现在就提起黑珍珠加入魔王战争中,可菲尔米娜严峻的神情明显是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菲尔米娜,我没时间多啰嗦了,你得让我过去。”

“你哪儿都别想去!现在……马凯,阿尔维斯,哈卡……还有我,我们都遵守着陛下的命令驻守此地阻挡溜出来的魔族。为何要让你过去?你有能够打败魔王的实力吗?”

他当然没有,虽说是从涅芙拉真民那里得来的半魔族力量,可他也没有试过自己力量的上限,至今为止也没有和多么强悍的对手战斗,圣都的市民传言说龙女王亚利克希亚让莲一度陷入苦战,法米的力量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在莲之上,而魔王总不会比亚利克希亚弱吧。

甚至是吸血鬼的事情都不能和其他人说,因为这是禁忌……说出来立刻就会被人讨伐的暗魔法力量。就连拉蒂亚也说过,拿着魔剑的人不值得相信。

洛兰和众军之首的战士们尴尬留在原地,他们也都在等待着“法尔爵士”的命令,众军之首的战士们也疑惑不已。在印象中法米依然效忠于帝国的皇帝亚伦,虽然在圣都那天有争执,可一旦发誓了就不能反悔,必须以一辈子的时间效忠君主,这是骑士的义务。

只有洛兰明白,这个少年和爱莲一样,他们对待恋情太过于认真……有时候已经超过了他们的责任。

“纵然不敌我也要前去,克莉丝……我不能把她一个人置于危险。”

“置于危险?这种事你已经做了好几次了……”菲尔米娜觉得这个少年有勇无谋,尽管他这个年纪的男孩都是这样,但因为克莉丝是王,所以她决不允许再次出现这种情况。她这些日子时常和自己的女王促膝长谈,包括恋爱的事情。法米被她亲昵的称为“我的小狼”,可恶狼难驯,女王身边需要的是一条狗而不是野兽,这会威胁她的统治。

“以前的事我明白,我的冲动和任性都给克莉丝添麻烦了。”在帝国的这段时间里他似乎学会了反思,这让兽族少女惊讶不已,她还以为此时法米一定只会拿出他的剑来威胁自己,以前的他先行动再思考,短短半年多已经改变他了吗?菲尔米娜不禁有些动摇。

可她不能,军队依旧环绕着整座城,他们在炎热天气里守着四周,不放任何一只恶魔通过。勇者和克莉丝进入城内讨伐魔王只是为了将伤害降低到最小,所有人中也只有他们有这个能力。再者,法米是半魔族,之前莲说是侦查魔王的状况但是一直未归,想必是已经遇害,在会议中他说过魔王对魔族有着绝对的优势,她能够使用任何恶魔的招式,因为她能够吸收恶魔的灵魂,或许眼前的小狼还不知道……菲尔米娜已经知道他身为吸血鬼的事情。

“这次不同,我带着觉悟来到加涅特。”

“觉悟?”

“没错,我不见到克莉丝誓不罢休。”

菲尔米娜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

“看来你是一定要给我们添堵了?你以为自己这是在帮她吗?你只是在满足自己!你做的所有事都是以自己为出发点,让自己开心而已!你的爱要是有一点点理性的话你当初就不会离开大军!也不会被留在帝国,更不会现在出现在这里……”

这一席话很伤人,兽族少女本来也不想这么说。

但是大家都在忍耐着,等待着女王的归来,他带着一队人冲入城势必损害克莉丝和自己的威信。到时大家都忍不住冲进去岂不是中了魔王的计?

于情于理菲尔米娜都不能让法米前去搅局。她看了一下左右,战士们都挡了上来,堵住路口。“法米,不管你多么不讨人喜欢你还是我们的战友,只要不去捣乱你依然是这支军队的领袖之一,我会为你和这些骑士们提供食物和住处。”

兽族少女的态度让法米极其失望。

“菲尔米娜……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

可对方不给,“还是说你,一定要硬闯吗?”说完菲尔米娜向后点头,哈卡便再次提着弯刀挺上身前。

那些战士们仿佛根本没有把我们当做一员来看待过,毕竟在最危难的时候我不在他们的身边,法米心想,自己的右手想要伸向黑珍珠,可最终他还是放下了……

“希望你能再考虑考虑,时间紧迫。”法米双手放到腿边,可是其他人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好好想想我刚才说的话吧,法米……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说完,兽族少女带着她的战士们转身回到刚才的位置上一直望着这边。

如同监狱的狱卒,监视着他们的囚徒。

◆◇

“真他妈窝囊。”一名众军之首的士兵骂道。

“我们是战士中的战士,一群畜生也能威胁我们?”另一人也颇为不爽。

菲尔米娜口口声声说将他们当作占有,可他们终究无法待在那种人人都表现出强烈拒绝意识的营帐中,一行人选择后退回森林边界,这里有树荫遮挡,比刚才凉快不少。微风徐徐吹拂着法米的脸颊,他一拳砸在树上,树干杯生生砸出一个印子。

“树什么错都没有,法尔爵士。”洛兰平静的语气像是根本就不在乎刚才的事情一样,当然,他是爱莲的骑士,不是我的,也不是克莉丝的。爱莲对于魔王的状况根本就不上心,老实说自己也不关心。他不在乎魔王或者勇者,也不想为拉蒂亚效忠主持正义,甚至不在乎加涅特的复兴或者衰亡,他只担心克莉丝的生命,只有自己在现场才能放下心来……和她并肩作战,即使是死了也丝毫不后悔。

“当然……树什么错都没有,都是我的错。”

“你能这么想真的是很成熟,要知道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总是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洛兰爵士。”法米抬头看向这个骑士,他是大贵族的孩子,爱莲手下的第一骑士。“你为什么要跟我来加涅特?”

“奇怪的问题。”他说,“当时我们都在场,因为你决心离开亚伦陛下但是陛下不忍你一个人以身犯险所以派我们帮助你,不是吗?”

“但是你没有一点点不情愿吗?”

金发骑士想了一会,淡淡地笑了。

“嗯,有一些吧。毕竟你总是做这些冲动的事情,而且和魔王战斗可以说是九死一生。要是我有选择权的话,会毫不犹豫地拒绝也说不定。但是……人不是能毫不犹豫下决定的生物,每一个决定都会让人彷徨,我是骑士,必须遵从陛下的命令,我是你的友人,我关心你的生死。我是人类,所以我希望能够击败罪恶根源,让其他人能获得和平,所以我跟过来了,而不是在中途杀了你然后把船卖了流亡异国,要知道有不少佣兵都是这么干的。”

骑士再次对着法米笑了笑,法米愣了一会,也跟着苦笑起来。

“呵呵……你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洛兰,我什么时候能像你一样大概就能说服菲尔米娜了吧。”

“像我?”他不想法米说这话,“你不是我也没法成为……你是法米,或者法尔爵士。无论哪个称呼,你是自己。”

“自己啊……”这话再次提醒了他,法米握紧拳头看着前方,克莉丝的军队已经环绕全城,不管从哪进入都会被阻拦下来,同时他也不想伤害任何人,正如刚才菲尔米娜所说。他之前所做的只是为了他自己,不能只为了见她而杀人。

“洛兰,你觉得我能打败魔王吗?”

“比起问我,你对自己的能力不是最为清楚的吗?你是在向我寻求事实,还是寻求鼓励?”

法米没有接着他的话说下去,他的手按着自己的剑柄,黑珍珠是能够一击必杀的剑。似乎是因为能够斩断灵魂,不知道这个能力对于魔王有没有作用。

心里没有任何底。

“我只知道勇者才能战胜魔王,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那样的话,我们现在就应该回帝国了。”洛兰说,“你也应该考虑一下皇帝陛下不是吗?虽然你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她的心,可她在心里的某一处一定还爱着你,还有回头路。”

“不。”法米立刻拒绝,“这样不仅是侮辱我自己,也是侮辱爱莲和克莉丝,她们都是不可替代的人,不能用这种方式衡量。”

“既然如此,你还在犹豫什么?”洛兰反问道,“你要知道……”

“唉?”

洛兰话说到一半,法米看到有一道影子突然出现在半空中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那个影子细长迅捷,兽族们没有人能追的上。

它带着长长的鸣叫,如同从城中吹来的风。

“这是?”

一匹美丽的马越过城墙,越过小路,穿过军队踏着蹄儿来到法米的面前。

它长着长角,这才让法米认出来这匹马是独角兽。

“呜呜。”发出呜呜的鸣叫声,背脊上的每一根鬃毛在阳光下都熠熠生辉,他低下脖子,盯着法米。

“它是让你乘上去,真是奇闻,独角兽代表着正义和善良,一般只会允许纯洁的处女乘坐,你难道是女孩子吗?法米。”

“怎么可能?”他展示了一下自己胳膊上的肌肉,随着冒险法米已经变得越来越强壮,不再惧怕任何人。这匹独角兽从城中跳出来,少年意识到它一定和克莉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我真的可以乘上去吗?”

“呜呜!呜呜!”独角兽通人性,它拚命点着头,似乎和自己内心一样焦急,毕竟时间已经不多。

法米暗示般地对自己点了点头,坐上独角兽的背部,顿时他感觉自己被一阵风所包裹。

“法米!”洛兰的声音让少年回过头来。

“嗯?洛兰,你们在这等我好吗?”

“在那之前,我有句话想说,刚才没说完的。”

“我在听着。”

骑士微笑了,“勇者是指,有勇气的人,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