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莉絲的炎之信仰 卷十二 擲骰吧,勇者們 433.守序善良——6

勇者踏着光前行,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不断变轻,渐渐漂浮……如同一根羽毛。

身上缠绕着闪电,又像是传说中的天神。

上方,黑耀正微笑着等待着自己,两人的剑刃再次碰撞,好几回的对砍让诺艾尔回想起在赛斯托提亚的时光,妹妹希尔薇拿着长剑和自己比武,她的天赋很好,但是自己也不差。一开始妹妹总是占优,可自己再后来慢慢摸清楚她的套路,就一直取胜了。

能够飞得话就不算劣势,人类是不能飞的……而勇者却会,涅芙拉亲口说过,诺亚是她的孩子,丈夫。是第一个人类,无论自己获得怎样强的力量都不会忘记这点,他这次不是为了克莉丝,而是为了全人类而战斗。所以才能够义无反顾地将剑刃对准妹妹。

不……是对着这个长得像妹妹的女人。

“哥哥,现在的我可不是当时了!”

夜空中一颗流星划过,黑耀的剑仿佛从星屑上抽出,这时诺艾尔感受到的力量之沉重让他皱紧眉头,同时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他被压下去,渐渐被从空中压向地面。

这股重力……他无法应对,双脚陷入花园的泥土中,上方的黑耀简直就像是一座巨山的重量全部压上来一样。

“重剑,‘天熊’”黑耀念叨着,“当你在我下方的时候就无法和我的剑相交,你承受不了一颗星星的重量。”魔剑都拥有着自己独特的能力,而且都颇为棘手,虽说使用条件严苛。比如说这把重剑对于不会飞行的人来说就完全没用,同时必须拥有强力暗魔法的适应力。

勇者咬着牙,对……他当然不能,勇者也是人类……会死会受伤也会瞎了眼的人类。

在绝对法则面前也束手无策,他紧握圣剑,一个滑步挤出重剑和地面的夹缝。

那把剑砍到地面的时候瞬间失去了刚才的重量,看来只有对剑或者人才起作用,诺艾尔刚这么想的时候黑耀再次飞向天空。

“哥哥,我随时都可以接受你的投降哦。”

“我不会向你投降……”

“妹妹的请求也不行?我发誓自己绝对爱着你,不像那边的那女孩一样花心。”她说著的同时视线瞟向一旁按着肩膀的克莉丝,眼睛中尽是鄙视,克莉丝也只能咬着下唇忍着痛,空战对她来说束手无策。

诺艾尔的回答则是没有丝毫犹豫,“你不是我的妹妹。就算你有她的记忆,有她的情感,但还是失去了一件重要的东西。”

“重要的东西?”

“没错……你没有她的善良,希儿她虽然性格乖僻,和大家也时常合不来……但是我最为清楚,她从来不给别人添麻烦,她是个从不会在做坏事的时候还微笑的女孩子。你永远都无法成为她,魔王……以哥哥的名义,你在我的眼中,单单凭表情就能区分开你们,并且这个点会无限放大,你装的一点都不像,真的……一点都不像啊。”

黑耀听完后深吸了一口气,不得不露出苦笑。

“原来是这样啊,我虽然没有刻意去装……但果然和那个孩子还有这么大的差别么?”

随后她的笑容略带哀伤,俯视着诺艾尔。

“哥哥,我没有撒谎。尽管我不是希尔薇,但也不是你所想象的恶魔,我们融合在一起成为了新的存在。本来是不打算治好你的眼睛的,可看到你的那一瞬间就忍不住了。我不想看你受苦,可以的话甚至不想和你刀剑相向,我是个卑鄙的女人,不过却不想对你说谎,来我这边吧,哥哥……”

“希尔薇很少叫我哥哥。”他横着剑,等待着魔王的先攻。只要他手中握着重剑那么自己先手就没有机会。

黑耀很可惜一般地也举起剑,“你根本不懂……你什么都不懂!”

她砍了过来,诺艾尔躲过了第一剑,接下来两人都在一个水平线上,顿时重剑失去了优势,他们只有争得剑术上的优劣。

“希尔薇正是因为太过于喜欢你,才不想叫你哥哥!”

“不懂的是你……魔王,你少对我们兄妹的事情多啰嗦,我很清楚自己的妹妹!”

她的攻势越来越激烈,诺艾尔格挡,偏斜,看清每一击并且寻找魔王的破绽寻找反击的机会。黑耀的话语并没有因为攻击而停下。

“你懂?你要是能够有一点点悟性的话希尔薇也不会选择和我合而为一,她知道了命运才会和我有所共鸣,你别搞错了!希尔薇是自愿接受我的,我从头到尾也没有丝毫强迫她!我愿意接受她的一切,她同样愿意接受我,我们能够互相以彼此的身份活下去,我是希尔薇也是黑耀,而希尔薇她是自己,也是我!”

四目相对,魔王的暗红双瞳仿佛正在流淌血泪。

他无法凝视她,他也不敢……对方的决心透过眼神传递了过来,明明浑浊无比却又清澈如溪。那是自己现在无法超越的决心。

“什……么?”只有这种不自信的疑问式颤颤地吐出口。

黑耀一刹那间就理解了诺艾尔现在的想法。

“不明白吗?非要我说给你听?”她并没有说的很用力,但是勇者却感到自己的耳膜一阵胀痛,魔王见势继续说著,“那孩子爱着你……”

“我也爱着希儿……”

“不对!”她怒吼,“你的爱只是同情!若我们不是兄妹的话这种爱就无法实现!因为你对希尔薇的爱全部都是建立在这层关系上的!”她的攻势继续加强,剑速越来越快,她似乎不再屑于使用之前的魔物力量,那只不过是雕虫小技,决斗的话谁都会用剑,剑能够切开皮肉,是人类面对死斗的决意。

现在正是那样的时刻。

“我(希尔薇)的爱才是真正拥有灵魂的。”她像说著自己的事,又像是说著其他人的事,诺艾尔仿佛能够理解她口中的融合是什么意思了,她真的能分清自己是谁吗?

“希尔薇爱着你,随着身体的成长这种爱越来越强烈,渴望被你触摸……每一次的肌肤触碰都会让她心悸,渴望更一步的接触,渴望被吻,渴望你的播种……”黑耀的眼睛满是哀怨,“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们是兄妹!这是一生下来就被决定的命运!兄妹之间的恋爱是不被允许的,你能够明白吗?被命运控制的人生的痛苦!如果我们只是平行的陌生人的话,我不会爱上你就不会痛苦了,亦或者虽然渺茫,但是是陌生人的话我也有和你结婚的可能性,但是因为我们是兄妹,这就绝不可能!你能明白吗?”

“希儿……”诺艾尔这时似乎开始怀疑面前的这个女孩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妹妹了,那一言一语都像是积攒已久突然爆发的心声,自己所没有见过的妹妹就是这样吗?

“你什么都不懂,我(希尔薇)最渴望的东西,却能被那个女人轻易获得……”她再次看向克莉丝,炎之女王听着魔王所说的一切,一言不发。“要是哥哥能够获得幸福的话我也什么都不说了,然而这个家伙却!丝毫不把你当回事,到现在她也利用你的力量,只是为了夺回这个国家。”

“玖莉栖,你这个让人作呕的女生。”念着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杀气已经无法抑制。

“沙百合……”克莉丝不自觉地念出相对的名字。

这次轮到魔王吃惊了,“哦,你居然还有这方面的记忆嘛,我就让你回忆得更清楚吧!”

说着她低空掠过,抓起克莉丝的脖子便飞上天空。

“吸血鬼的暗示能力,就看看你能回想到什么地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