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學院:黑暗之城 陰謀開端 第152章 終結之戰

第152章 终结之战

圣殿之主毫不示弱,以他为圆心,周围半径百米之内的空气似乎蒸发了,空中的视线开始扭曲,每一个人都失去了战斗力。

氧气从空气中抽离,呼吸都变得极为缓慢,身体中的氧气还能维持多久。暮希的行动渐渐慢了下来,她的眉头紧皱,一旦持续这样的状况,所有人都会死。

暮希向上翻飞,无数荧光在她手中,地底深渊仿佛有什么被召唤,一群群死去的野兽突然苏醒,渐渐涌入黑暗之城中。

沉睡许久的执事们也一只只地出现在圣殿之中,粉红骷髅,木马人,发条玩偶等,一时之间所有的活物都在暮希的操控中出现了。

圣殿之主的表情黯然失色,这就是传说中的权限吗?

圣殿之主的能力对于御宅世界的活人有效,可是这些死物才是他最大的克星,成千上百的怪物朝着他一人涌去,在强大的战斗力也会因为疲惫不堪而死。

暮希的身体渐渐虚脱,她悬浮在空中的身体缓缓落下,她走到鹿泽的身边,双目不断流下泪水,她紧紧抱起鹿泽,“你不会死的!”

特殊的匕首没入鹿泽的身体中,上面似乎萃了剧毒——枯骨。他的伤口开始腐烂,紫黑色的脓血不断地溢出,他的嘴唇变得乌黑。

暮希慌了神,她的脑海深处记得这样的毒药能在半小时内,让人化为枯骨。她的双手颤抖着,试图催动戒指中的能力,白光不断地涌现。

虚弱地鹿泽冰霜似的脸忽然笑了,他伸出手试图擦拭暮希脸上的泪水,可她脸上的泪珠仿佛断了线一般,无论如何也擦不完,声音轻柔,“别哭!”

“对不起,对不起……”暮希手中的白光一次次乍现,鹿泽的身体渐渐恢复着。

“别哭。”鹿泽特意避开了要害,在圣殿之主刺出那一刀的时候,他就明确地知道暮希在心里的位置,无可替代。

他的身体渐渐恢复着,身上所有的伤痕都消失了,唯独还有刀还插在胸口。鹿泽紧咬着牙,“拔出来,哪怕只有一寸,我相信运气不会那么差。”

暮希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弯刀上,她紧闭着双眼,猛地拔出,紫黑色的鲜血不断地流出,拔剑的那一刻,她的心脏都悬在半空,生怕有任何的偏差。

暮希的戒指中涌现的白光渐渐愈合着鹿泽的伤口,在伤口完全愈合时,她的脸上才重新浮上笑容。

圣殿之主此时与苏醒的怪物打得不可开交,根本无暇顾及暮希与鹿泽。

正当暮希扶着鹿泽站起来的时候,圣殿之主与G两人居然落荒而逃。鹿泽欲追,却被暮希拦了下来,“打不过他的,圣殿之主的权限远不止御宅学院,你的迷雾森林连接着另一个世界。”

暮希这句话一说出口,鹿泽的眸色渐渐暗了下来。而Z搀扶着鹿渊渐渐走到暮希的身边,“他好像快消失了。”

鹿渊的身体近乎于透明色,当鹿泽准备伸出手拥抱鹿渊时,他的身体彻底消失了。

难道伊月救出了鹿渊?

正在维生舱的鹿渊渐渐苏醒过来,实验基地中的警报声不断地响起。乱作一团的科学家四处逃窜,鹿渊伸手拔掉了头上的金属钢圈,他在维生舱内找到打开维生舱的按钮,按下之后,维生舱的玻璃门被打开。

正在逃离的医生错愕地看了鹿渊一眼,鹿渊的格斗技巧在维生舱中沉睡许久并未生疏。他的手斩在医生的脖颈处,医生瞬间昏死过去。

鹿渊并不知道实验基地中发生了什么,可是,他需要逃出去,一旦被景彦发现,那么再无机会。

鹿渊四处搜罗了武器,在他的记忆里,似乎记得这附近有逃生通道。他换上了医生的制服,手中拿着两把微型的银色手枪,他一路上不言不语,跟随逃窜的医生一同逃离。

鹿渊在曲曲折折的通道中来回穿梭,他成功混进了逃脱大部队。当他逃离至最后一道大门时,难掩雀跃的心,直接离开了实验基地。

他在出门的那一刻,立即躲到别处,他看着逃离的医生们被送上另一辆车。他的眼神四处扫着,犹豫半响决定偷袭安全小队,偷下一辆车。

鹿渊盯准了一名个子不高在远处等待的安保人员,他一路猫着腰靠近车,手中握着枪瞄准了他的脑袋。

“下车!”安保人员看着鹿渊身上的白衣服,诧异半响。紧接着“碰——”地一声,枪声吓得他屁滚尿流,立即滚下车。

鹿渊趁机上了车,一把踩下油门逃离了实验基地。

正在实验基地中四处搜寻鹿渊的伊月此时已经被发现,他一路逃窜,当他闯入维生舱放置处时,仔细端详许久,并未发现鹿渊。

他的心里瞬间失望,而此时,猎杀小组成员已经被发现,必须尽快撤离实验基地。最让他诧异的是,景彦的科研项目居然转移了,并且按照之前观察的数据,距离科研项目成功还差百分之五。

鬼猫猫着腰躲避着枪林弹雨,“King,快走吧,再拖就来不及了。对方已经发现我们了,并且识破我们声东击西的计谋。”

伊月一咬牙,“撤退!”

伊月根本未深入实验基地,他们仅在实验基地外部徘徊,如若不是他提前获得地图,根本不会知道鹿渊的藏身之处,这次,恐怕会让鹿泽失望了。

伊月此次率领的猎杀小组一共死亡四人,不少人身上都挂着彩,按照最原始的计划路线逃离实验基地。

伊月等人一边躲避着森罗科技的安保人员,一边安全保护着手中的文件。“碰——”子弹射中了伊月的胳膊,而此时的他们已经退离至实验基地外缘。

夜狼在外等候多时,看见伊月等人出现在安全出口时,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一排安保人员站在边缘处,夜狼的眼睛一眯,一名安保人员瞄准了伊月。

“趴下!快躲开!”夜狼朝着伊月扑上去,“碰——”他替伊月挡了一枪。

伊月一咬牙拖着夜狼上了车,众人没有一丝留恋,车子扬长而去。

尾声

半年后,夜狼的墓碑前。

鹿泽与伊月两人手捧的鲜花来站在墓碑前,深深地鞠了个躬。在他们眼里,景彦的手上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

景彦在那之后便神秘消失了,树立在北岸的森罗大厦中完全没有了景彦这个人,他像是人间蒸发般。

“你的哥哥,我一直没找到。不过在调查中,他好像还活着。”伊月看着夜狼墓碑前的另一束鲜花,除了他们还会有谁来看夜狼呢。

“我相信他还活着,可是最大的问题是暮希还躲着我们。”鹿泽无奈地扯了下嘴角,眼前的香槟玫瑰正是暮希留下的。

“她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没有人会接受那样的身份。”伊月在得知暮希的身份时,大吃一惊,他未料到自己的老师居然将科研项目研究成功了,而他的亲生女儿就是载体。换做任何人都无法接受这一切。

“你说他们回去哪里呢?”鹿泽的目光深远,望向远处,儿时的愿望,从未被实现。一旦找到哥哥,他会立即动身寻找暮希。

而此时正在海边吹着海风的暮希看着海边不断拍打而来的海浪,不知是冷风太冷,还是有人在思念她,她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半年间,她不断地前往全球各地寻找莫博士的踪迹,她见识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加钦佩创造《安奈大陆》的父亲。

她想找回创造她的父亲,顺便逃离无法面对的鹿泽。当她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后,心中已经情根深种的感情无法剔除,一个人类创造的人工智能怎么会拥有人类的爱情。而她还欠A先生一条命,既然人工智能能够被创造,那么一定会有机会救出A先生。

每当暮希回想起A先生,心中总是不免难过。

暮希在获得御宅学院的权限时,试图遣散少女们重回现实,让她诧异的是有一半少女并不打算离开御宅学院,对于她们而言御宅学院的生活更适合她们。现实中尔虞我诈,看似和平,实际上人心最难琢磨。

暮希在获得记忆后,发现《安奈大陆》远远不止御宅学院那么简单,它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大陆,所有的掌控权全部落入景彦的手中,景彦的阴谋依旧没人知道,连同赫拉也一同消失了。

她想,景彦是不是还有更大的阴谋,他的野心远远不止于一个游戏那么简单,更不止人工智能。

暮希的手机再次响起,她又获得了莫博士的线索,即将前往另一个城市。“帮我订飞往巴黎的机票。”在她获得权限之后,她也一并获得了莫博士留下的遗产。

恰好是这笔遗产才让她有了莫博士的第一个线索,躲藏多年的父亲可能还活着,她怎么会就此放弃寻找父亲的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