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我在這 番外一:亞伯之血 第十三章:招來紅霧的女伯爵(下)

第十三章:招来红雾的女伯爵(下)

“她快要来了吧。”拨弄着命运的线条,惊喜和喜悦不住地浇灌在自己的的眼前。

尽管还没有亲身经历,但却已经感觉到那份悸动,冷却的心脏于此时此刻似乎正在搏动。

如同是在弹奏美妙的音乐,像是不会终止的宴席,指间触碰着这完美的不住向前延伸的命运的线条,“快来了吧……似乎是我一生的挚友。”

“姐姐大人!”快速地奔跑,然后猛地扑进自己的怀里,将自己撞了一个踉跄……蕾米莉亚轻松地向后退了一步,就在刚才,她就已经看到了自己会被自己的妹妹扑倒的未来了,稍稍的举动就化解了这样的尴尬,微微的后退,轻松地张开胸怀,将自己的妹妹揽入怀中,一股莫名的力量在自己身上肆虐着,尽管一闪而逝,但依旧让蕾米莉亚的胸口有些疼痛。

但是比另一个未来要好得多了……

是哪里出了问题呢?自己的妹妹……笑得那样纯真,却让人感到深入骨髓的恐惧。

刚才自己要是不稍稍让开一些的话,自己就会被一个踉跄撞倒在地,然后,莫名地四分五裂……

这就是妹妹那奇怪的力量了吧?尽管不知道这力量从何而来。

不过这没关系,自己的力量足以将这对自己的伤害降低到最低的程度——尽管这对斯卡雷特的洋馆并不是很棒的样子。

“是、是……”蕾米莉亚将自己的妹妹抱在怀里,亲昵地安抚着她的背脊,却不敢睁开眼睛去看自己妹妹那残破的翅膀。

那如同枯萎的枝干一样易折的翅膀……为什么翅膀没有办法恢复呢?

她在命运的线条里疯狂地寻找着线索,没有……没有!没有!

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拯救自己的妹妹。

唯一可以补救的方法……那就是等。

等一个,名叫帕秋莉·诺蕾姬的魔法师。

她会来到这里,成为的我的挚友,为自己的妹妹补全她的翅膀。

然后……然后呢?

那未来太过遥远了,远得自己都看不清楚。

“呐……”蕾米莉亚将自己的妹妹的脑袋捧起来,父亲和母亲的脸庞在她的脸上重叠起来,自己所爱的人,全部,全部都已经汇聚在她的身上了呢,因为……斯卡雷特家,只剩下了自己和她了。

其他的家伙……

全部都在脚下。

在这高高的尸体堆成的高台之上,饮血的姐妹就这么享用着,纵容鲜血遍布身上的衣裙。

黏糊糊的,却很舒服。

红彤彤的,却很痒痒。

“啊……芙兰。”蕾米莉亚突然笑了一下,她抚摸着自己妹妹的脑袋,“又有人想要来找我们的麻烦了呢……”

“呜嗯……”芙兰朵露撇过了自己的脑袋,看到了那些那些在斯卡雷特的洋馆之外,被那高筑起的血肉高塔吓软了腿的佣兵和贵族骑士们……也不是全部都被吓软了腿,也有那么有一两个嗜血成性的佣兵亦或者是自诩坚定的骑士能够坦然面对这高塔。

“一群又一群,一次又一次。”芙兰朵露有些不满地说道,“难道她们都没有办法被姐姐大人吓跑吗?”

“错了哦!”蕾米莉亚拍了拍自己妹妹的头,“他们确实是被我吓到了,但我越是吓他们,那些蠢笨的家伙就越是会凑上来,就像是排队自杀的旅鼠一样。”

“所以……我就只要将他们所拥有的必死的命运,展现给他们就好了。”

那高高悬挂起来的月亮,在这一瞬间,被浸染成了可怕的腥红色!蕾米莉亚张开了她那宽阔的蝠翼,看向了那群不知死活的家伙。

腥红的血雾以蕾米莉亚为中心,向着整个斯卡雷特的伯爵领铺了过去。

……

“这已经是第十九伙了。”杰诺森领,佣兵最多的伯爵领,尽管这里的佣兵或多或少都和这里的贵族有些关系,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们互相在酒馆里吹牛打屁,但现在,可不是什么吹牛打屁的时候,比如,现在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伤心的胖佣兵,“我有一个表侄子,也死在那个恶魔的手里。”

胖佣兵的手里满是粗糙的茧子,但那并不像是握着兵器才摩擦出来的茧,反而像是做多了杂事才磨出来的,这个家伙,完全不是在前线拼搏的佣兵,应该是给佣兵团招揽生意的,中间人一样的角色。

这样的家伙,很多时候,也给自己的佣兵团打打杂,作为中间人唯一的好处就是不用去拚命,但很多时候,他们也会成为佣兵之间火并死的最快的那个。

但他们经常游走在酒馆、集市和小巷甚至是贫民窟里,他们的消息永远比别人灵通一些。

“也不知道为什么帝国就对这件事一点都不上心,这可是平白没了一块伯爵领,那可真的是恐怖,那个伯爵领四周的贵族都开始搬家了,听说科萨家的加里奥都闹到科诺托去了。”另一个佣兵拖着腮帮子,将满是油渍的香肠胡乱塞进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含糊不清地说著,“也难怪那个吝啬的要命的加里奥都丢下自己的领地跑了,这事儿搁谁身上都害怕——听跑出来的家伙说死掉的人都被做成布丁被那恶魔吃了?”

“差不多吧……听说是人都被撕开碾碎了,血一凝固那个恶魔就挑食不吃了,随意地丢在门口就凝成一块块和布丁一样。”胖佣兵随意地说著自己知道的事情,“嘿,你别说,这个斯卡雷特伯爵,以前和贝鲁达尔大公有关系,自从那个伯爵被他夫人烧死了以后,就和贝鲁达尔的女大公断了联系。”

“真的?”佣兵的表情变得更加奇怪了起来,八卦的火焰在他的眼睛里熊熊燃烧着,“你说是不是……”

“嘿……别瞎猜了,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估计你就被吊在大街上了。”胖佣兵摆了摆手,“这事情自己想就好了,别胡说,会死人的。”

“哈……啊……”佣兵眼睛里的火焰顿时被浇灭了一大半,“然后呢……那红雾会蔓延到科萨家的领地上去么——虽然我不认识那家伙,但看到那些贵族上蹿下跳和猴子一样就感觉特有趣。”

“那可不是吗,不少人都已经搬家了,科萨家的领地上,有好多难民都跑到这边来了。”

“愿神明保佑他们。”佣兵撇了撇嘴巴,用着一点都不虔诚的口气说著貌似很虔诚的话,“不过那个恶魔的赏金倒是越来越高了,再下去那位大公应该已经坐不住了吧?毕竟这事情越来越难压下去了。”

“当然了,就算那代斯卡雷特家对贝鲁达尔家再怎么有关系,现在可是牵扯到那些猴子的财产了,要是放着不管,贝鲁达尔家就难办了。”胖佣兵一边说著一边摸着自己的脑袋,“我就寻思着,这里面肯定有赚头,但就是找不到。”

“就算你想要赚,也要赔上命。”佣兵怂了怂肩膀。

“干这行的哪个不是把脑袋揣在裤裆里。”胖佣兵拍了一下佣兵的背,“好了,别说了,不知道哪个贵族家来的小子,我和你说,与其在我这里打听消息,还不如老老实实地蹲在家里,别趟这趟水。”

“……”佣兵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

“干我们这行的,都这样,要有眼睛,总而言之,我告诉你这么多有的没的,虽然都是一些不值钱的消息,但一杯酒还是要的吧?”胖佣兵一点都不怕眼前的这个假佣兵,最近来打探斯卡雷特家的恶魔的贵族的人一点都少,每个人都想要从斯卡雷特家里捞上一笔。

要知道,斯卡雷特家的家底也还算丰厚,虽然不是在帝国排的上号的贵族,但是在发生这些事情之前,斯卡雷特家也是在科诺托说得上话的。

现在斯卡雷特家糟了这档子事,不少贵族都想着从里面捞一笔,落井下石,这很常见。

假佣兵抿了抿嘴巴,只好请了那个胖佣兵一大杯的麦酒,尽管不是什么好酒,却足以让胖佣兵感觉到了些许的清爽,“嘿!你这家伙还真懂事,要知道,有好些个家伙,遇到我这人,早就骂骂咧咧地走了。”

说著这话,胖佣兵有猛地灌了一大口麦酒,“我这里确实有一点别人没有的消息,不过是我那表侄儿用命换来的,我可不想卖得太低贱了。”

“……”假佣兵看了看胖佣兵,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胖佣兵的表情变得有些落寞。

略微消沉了一阵子,胖佣兵又重新笑了起来,“没办法,我的表侄早就想过自己会死了,不过他不是死在恶魔的手里,而是死在科诺托的贵族手里。”

“你这么说就不怕自己被宰了?”假佣兵用着奇怪的表情看着胖佣兵,“要知道,你可是……”

“我都说了,干我们这个的,谁都是豁出命去赚点乐子钱的,我要不说这些,你愿意多给我点?”胖佣兵蔑视地扫了一眼假佣兵的脸,深深地将他的面容印在眼睛里,“要知道,能从我这里买东西的,都是熟脸,而那些熟脸,哪个会买贝鲁达尔家的消息?”

“……”假佣兵收了收自己的肩膀,“所以,你怎么就愿意告诉我了?”

“因为你还不会活着。”胖佣兵拍了拍假佣兵的脑门,“天真得和刚出家门的小崽子一样,我想你也不会害我,就你那点良心还没被狗叼了。”

“算了,你看着办吧,能给多少?”胖佣兵伸出手来,明目张胆,没有半点掩饰。

这让假佣兵的脸上变得很是别扭,抓耳挠腮了好一阵子,败下阵来,拿出一个钱袋,“你看着办吧……”

“……”胖佣兵险些没有被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小崽子气得背过气去,随手从里面抓了一大把,数也不数地揣进自己的口袋里,“事后去大街上把这些钱都去花掉吧,最好买点没用的东西,不然你这条命都不够你走出杰诺森领的,这地方,乱着呢……”

“……”突然想到了什么的假佣兵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奇怪起来,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然后又无可奈何地把钱袋里的钱挑了点出来,推给了胖佣兵,“那、那个……”

“……”胖佣兵的眉毛马上就松开了,“你还是有点小聪明的。”

随即,胖佣兵就大声地喊了出来,“红鼻子!红鼻子!这点钱够多少酒?全买了请大家。”

顿时酒馆里喧闹起来,这有人请客,不是好事么?

“嘿,我和你说——像你这么笨的,我是真第一次见。”胖佣兵笑着,然后靠近了假佣兵,一只手箍着假佣兵的脖颈,似乎是在吹嘘自己的事迹,但只有假佣兵才知道,胖佣兵是在说什么。

“一分钱一分货,我做这行的,诚信可是要紧得很,这玩意和命一样,所以我告诉你,回去告诉你家的主人,最好别进这浑水,那个斯卡雷特的恶魔,就是那被烧死的斯卡雷特伯爵的女儿,被她的叔叔关起来了养了,不知怎么的,得到了这样的乐园遗物的承认,这不,因果轮回,出来混的总要还,所以,那贝鲁达尔家对这个恶魔,是保定了,回去与其想着怎么落井下石,还不如想着怎么趁这个机会好好讨好一下贝鲁达尔家,毕竟那两个小女娃,也是可怜的家伙。”

“还有……这也是一个机会,贝鲁达尔家说不定要用这一次机会,好好折腾一下那些闹腾得欢的家伙,加里奥那家伙,过几天就不会蹦跶了,所以,你知道应该怎么回去和你家主人说吧?为了这个消息,我的表侄子已经死在科诺托的下水沟里了。”

“……”假佣兵咽了咽口水,这可真是不得了的消息,但是……“真的?”

“你看着办咯。”胖佣兵说完就松开了假佣兵的脖颈,“决定这事情,还不是你自己。”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就足以改变一个贵族的站位了。假佣兵咽了咽口水,在心底盘算着,这样花的钱也不算是冤枉的,这确实是容易送命的消息,贝鲁达尔家这次也是有大动作了,毕竟……神庭那档子事情,才过去几年而已,这个时候都敢蹦跶的,那确实是太嚣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