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憶之旅 番外:這是獻給等待之人的歷史 歸反系列第三章:向……總而言之懵逼就對了

(艾视角)

沉默。

虽然这家店平时不管有没有客人确实是比较安静没错,但是现在这里一下子面对面坐了十个人,却依旧安静得会让人产生是不是在为什么人默哀的错觉。

然而并没有什么需要被默哀的人。

尽管店也提前打烊了,但是却没有像平时一样休息或是为了明天的开店而做准备。

原因,就是坐在对面的这四个少女。

这四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行为举止十分古怪的少女。

现在我们将好几张桌子拼在了一起,按照我们六个和她们四个的方式对坐在这张大组合桌的两侧。

本小姐和笨蛋的对面就是那对仿佛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双胞胎少女。无论是黑色长发、冰蓝色的双眸、如画般精致的五官,还是那身素白干净的连衣裙和简洁的装饰,明显能感觉得到是刻意往同样的方向打扮的。

但是尽管如此相似,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本小姐还是分得一清二楚。

神态动作……“姐姐”很明显还在气头上,正一边用手指玩弄着自己的长发一边将视线对着地面,偶尔将头扭过来看了这边一眼又会一脸不高兴地将头重新低下。

“妹妹”则是一反之间调节本小姐和“姐姐”之间矛盾时那副畏畏缩缩摇摆不定的表情,现在则是一副为了什么而感到高兴似地一直眯着眼睛,视线在其他九个人身上来回扫。

除此之外,她们的血液流动还是有区别的,虽然流动时的声音与散发的气味都极其相似并且相互影响,但是这种程度的干扰对于本小姐来说并不是问题。

但事实上最大的问题就是……

虽然不想承认,就是很好闻。

与笨蛋的气味相似但又有所不同的香味,真要比喻的话。笨蛋的血液像是让人心醉神往的花园里浓郁的花香,她们的就是从花香中提炼出的蜜糖那般。

两者混合在一起,没有相互掩盖,反而越发地让人难以自拔。

所以加上笨蛋就坐在一旁,这样的气味如果不赶快适应总觉得本小姐迟早会醉掉。

为了改变注意力,自己只好将视线移到她们的身边,高个带回来的那个少女身上。

利落的浅红色短发,细框眼睛也掩盖不了的混合著忧郁与精练两种明显相斥情感的灰色眼瞳,下面则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以及明显是为了方便运动而进行的卫衣加短裙的简单着装,

还有着数量几乎不亚于高个的,隐藏在身体各处的符文。

但是……太诡异了。

眼镜、衣裙、鞋……光是这些上面刻有符文并不能让本小姐发出这样的感慨,毕竟高个也这么干。

但是……这种符文的画法是怎么回事?

见所未见。

这种画法就连本小姐都没有尝试过,不……不止是本小姐,恐怕还没有人能够有这样诡异的思路。

毫无疑问这些符文都是能用的……不知道高个察觉了没有,虽然没有见过效果,但是从外观就能判断。

这些符文绝不简单。

自己将视线对准她,她只是端端正正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和本小姐对视了很短的时间,默默地眨了眨眼睛,然后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低下了头。

算了……看这样子迟早会知道的。

但事实上,这并不是最让本小姐感到诡异的事。

最诡异的……是这个。

自己继续将视线向她的身边移,移到了最后一个少女身上。

与精灵相似的银白色的长发在脑后分束为两股,秀气的脸蛋上那双金色与黑色的异色瞳里满是笑意,穿着与身边的少女风格相反,完全不怎么方便活动的白色风衣灰色蕾丝裙加高跟鞋的搭配。

现在正双手放在桌上来回地摇晃,一言不发地盯着坐在她对面的人偶和精灵。

但是。

究竟是什么人。

其实更想问的是。

她是人么。

在她体内循环的血液之少……少到本小姐一开始差点没有把她的血液所散发的声音和气味从那两姐妹的血液的掩盖下分辨出来。

正常人体内只有这么少的血液早就活不了了,并且她的血液流动也相当缓慢,托她这个近乎诡异的身体特征,本小姐很难把握她的身体里有多少魔力。

但是精灵她说她感觉到这个孩子也是个精灵。

本小姐不想质疑精灵她在这方面的权威,但是精灵的体内怎么会有血液?

她究竟是……

自己扭头看了看身边的笨蛋她们,发现除了人偶以外的其他人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只有精灵她也在看着对面的那个孩子微笑。

如果她们能够感觉到和本小姐一样的东西,估计就是另一副表情了。

而对面那四个……表情各式各样,但是也完全也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至于放在她们前面的牛奶什么的……除了那个诡异的银发女孩直接毫不客气地一口喝了半杯之外,其他人都只是象征性地动了一点。

尤其是那个“姐姐”更是一点没动。

自己看了看壁窗外,光线已经不像中午时那么充足了,开始在街道上撒下淡淡的橘色暖晕。

“你们……这么互相大眼瞪小眼的是要等到什么时候?”

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的本小姐开口了,这也的确是本小姐的真实想法。

“当然是等着开饭了。”高个倒是一脸自然地将本小姐的话接了下去,但是这句话真是没有意义。

“可是饭可不会自己做好啊……”独眼你也是不要去接高个那无聊的玩笑了。

“等到你们不再装傻为止啊。”那个“姐姐”一反常态地开口了,故意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瞪了本小姐一眼。

“究竟是谁在装傻啊……突然冒出来又突然搞事——”

“艾。”要不是笨蛋及时把本小姐拦住本小姐可是要发飙了。

“似乎你们已经对我们提前有所了解了呢?所以……要不然就先介绍一下你们自己怎么样?”精灵笑着给出了这个提议。

这样也好。

然而……

对面的她们四个居然互相看了看,露出了一副很为难的表情继续大眼瞪小眼。

搞什么?

“喂……你们连个名字也不愿意说吗?”

结果那个“姐姐”居然挤出了一副很无奈的表情将头抬起,正视了本小姐的视线:“说是介绍……这个很麻烦啊……”

最后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妹妹”和其他两个人,吐出了一口气:“我们也不想啊……真是的……”

然后索性放弃似地再次低下了头。

这不相当于什么也没说吗?

自己将视线移到“妹妹”的身上,妹妹则是苦笑着对本小姐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独眼试着问道,但是她对面的那个少女只是看了一眼她身边的其他人,淡淡地回答道:“只是不知道怎么解释……”

还解释……名字有这么复杂吗?

“呐呐。”那个不知道是精灵还是人的少女笑着摆弄桌子上还剩一半牛奶的杯子,反问了我们一句:“那……你们觉得我们应该怎么称呼你们?”

这也是问题?

“你们看起来比我们小吧?不应该叫姐姐么?”高个倒是撇了撇手,淡然地回答道。

“姐姐……”坐在她对面的少女只是叹了一口气,最后也只是吐出了这个词。

“有什么……不对么?还是说其实你们的年纪比我们的还要大么?”笨蛋问了她们这个问题,结果坐在对面的那个“妹妹”急忙摆手否定:

“不是的不是的……你们的年纪……额……比我们大多了……”

什么?

“什么叫大多了?本小姐看起来有这么老么?”自己将手拍到了桌面上,吓得对面的那个妹妹急忙把身体往回缩了缩。

“难道不是吗?明明就大了十好几岁不是吗?”那个“姐姐”倒是不甘示弱地瞪了回来,但是说出口的话简直毫无逻辑可言。

“大了十几岁?你是想说你们只有一岁还是说本小姐已经三十来岁了?本小姐要是真的是三十来岁都可以当你们的妈了好么?”

“可不就是这样吗?我叫你一声妈你敢答应吗?”没想到那个“姐姐”居然对着本小姐挑衅似地笑了笑。

“都说了本小姐没有这么老!”

“姐姐、姐姐还有妈你们俩都别吵了……”

“你还真叫上了啊!”

“艾!这么不冷静可是一点都不像你啊。”笨蛋及时地在本小姐正式掀桌之前将本小姐重新摁回到了椅子上。

“所以……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呢?来这里又是要做什么呢?”独眼苦笑着看了这边一眼后,轻轻地问道。

“她不是……已经说了么……”结果她对面的少女只是将头向下低了低,声音突然就压得很细。

“嗯?说了?”精灵疑惑地看了同样将“姐姐”拉回椅子上的“妹妹”一眼,人偶也是依旧面无表情地歪着脑袋看着她们。

“就是那个啊……”坐在人偶对面的银发少女苦笑了一下,脸色微红地用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叫你们的啊……”

“一直?”高个脸上的笑容稍微褪了一些,简短地抓住了她话里的这个词。

“是啊……一直……从出生开始……”

接下来的话,让本小姐觉得不管是那个诡异的符文还是她奇异的体质,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们就一直叫你们‘妈妈’啊……”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这怕是连每个人的呼吸都能听清的沉默。

除了人偶以外的五个人的表情在这一瞬间都凝固了。

本来不应该沉默的。

因为这句话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但是不知道怎么,反正所有人都沉默了。

“呵……这是什么新的恶作剧么?从你们找上我们开始?”最后还是高个笑着先打破了这段诡异的沉默。

“一开始是打算做个恶作剧没错啦……对吧姐姐?”坐在对面的“妹妹”用胳膊肘捅了捅那个“姐姐”,在发现“姐姐”依旧处于赌气状态后陪笑着继续说道,“是想看看妈妈们和阿姨们真正的样——”

“等等等等等你还要继续这个称呼吗?又是妈妈又是阿姨的,别说得好像真的一样啊,再说了我们都是女的要怎么才能生出来——”

就在本小姐发问之后,对面的四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诶?不能生吗?”这是那个诡异的精灵少女的疑问。

“看这个时间点……诱导细胞技术估计还没有普及……”这是高个对面那个红发少女的自言自语。

“怎么?干了还不想承认吗?”对面的“姐姐”将双手撑在桌上,再次对着本小姐摆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

本小姐看你就是来挑衅的是吧?本小姐干了多少次本小姐自己都记不清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最后是高个对着这边使了使眼色:

“不管这是个玩笑还是真的,我觉得这个问题都没有办法轻易地解决了。”

于是,我们做出了分开“审讯”的决定。

—————————————————————

最后,将大厅留给了高个、独眼和那个红毛小妹,精灵、人偶带着那个诡异的精灵少女上了二楼,而本小姐、笨蛋和那对双胞胎姐妹则是——

“果然这家店从以前开始就这样么,连个正儿八经的谈话地点都没有。”那个“姐姐”看似无奈地摊了摊手,环视了一下这间厨房。

没错,厨房。

因为这家店实在是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了,总不至于拉着她们一起挤厕所吧?

“明明姐姐就是我们之中最喜欢往厨房跑的一个——”那个“妹妹”双手相握垂放在身前,微微地笑着。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绝对是被你卖了啊啊啊啊啊——”那个“姐姐”的脸瞬间烧红了,用手捂住了“妹妹”的嘴。

看见笨蛋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两姐妹,本小姐感觉自己都受到影响了。

但是现在可不是说笑的时候啊。

但是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明明心里觉得这两个小孩子所说的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但是……内心深处总有一种异样的情感。

“所以,把我们叫到这里是要叫我们怎么做菜吗?哦对了艾妈妈你是不会做菜的啊。”那个“姐姐”对着本小姐笑了笑,但是这个时侯火气无论如何都上不来。

本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忍了?

“你们……说的东西实在是有点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范围……”笨蛋苦笑着看了看本小姐的脸,但是自己及时纠正了她的话:

“只是超出了笨蛋你的理解范围而已,本小姐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够理解的。”

如果、虽然实在是不想承认但是如果万分之一,不,亿分之一的可能她们所言非虚的话。

那么估计就是——

“额……原来艾妈妈喜欢叫耶琴妈妈笨蛋么……真是……呃,有点……”那个“妹妹”将姐姐的手从嘴边移开,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本小姐的脸。

“行了,如果你们真的想要让我们相信的话,你们俩姐妹最好是给本小姐一个合理的解释——”

“噗……本小姐、本小姐……噗哈哈哈哈从刚才开始就……没想到艾妈妈年轻的时候居然噗哈啊哈!”结果那个“姐姐”开始捂着嘴偷笑,最后直接不偷笑二十笑得用手去挡着自己的脸了。

“你——”

“艾……”笨蛋及时拉出了险些又一次发飙的本小姐。

“不过气质感觉真的有点不一样啊……如果不看脸的话……”就连那个看起来挺乖巧的“妹妹”也来了这么一句。

本小姐不和你们一般见识。

“本、本小姐就直接问了。”虽然因为她俩的嘲笑而在自称的时候咬了舌头,但是自己还是用自己的眼睛狠狠地盯着她们,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你们的魔法是什么?或者说,你们几个的魔法是什么?”

总算是严肃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还咬舌头了艾妈妈真是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秒钟。

那个“姐姐”几乎已经是在捧腹大笑了,那个“妹妹”虽然没有笑但是也是一副强忍着的表情,脸都在不停地抽搐。

“给我回答问题!”

“噗……抱歉,抱歉,艾,我本来……”结果我身边的笨蛋也很不争气地笑了,还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连笨蛋你也在拆台啊!”

等到她们三个人都冷静下来,也已经是三分钟以后的事了。

所谓的“越不让笑越想笑”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真是的……好像凭空多了两个笨蛋一样……

凭空多了两个笨蛋……

名字不方便说……

妈妈……

自己不由得被自己的想法给震惊了。

不会吧……这样可能么……

自己看了看脸依旧在抽搐的“姐姐”,以及正在轻拍着“姐姐”后背,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艾你问这个问题是要做什么?”

自己瞪了笨蛋一眼:“问题的关键应该就在这里。”

“没错。”突然间,那个“姐姐”开口了,“这是我和妹妹的魔法相互合作达到的效果。”

自己盯着她那双不亚于近乎于深海一般的蓝色眼眸,尽可能平静地问道:“什么魔法?”

“其实嘛……我的魔法并不是最主要的,只是起一个辅助作用而已,最主要的还是靠妹妹她啊。”

“姐姐”一边笑着一边勾住了身边“妹妹”的脖子,用手指去戳“妹妹”的脸。

“你?”我将视线对放在了“妹妹”身上,结果她只是有些害羞似的用手指挠了挠有些红润的脸,“嘿嘿”地傻笑着。

真的……有点……

“那……究竟是什么呢?”身边的笨蛋也问道。

“那个啊……”那个“姐姐”露出的写满得意的笑容里透着一丝狡黠,“我说我们四个是从未来来的,妈妈你们信、不、信?”

—————————————————————

(伊尔视角)

现在的情况……我并没有很理解。

因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玩笑,一个有些诡异的玩笑。

所以我才提出了分开讨论的建议,考虑到坐在轮椅上的尤索行动不便,我、尤索和对面的少女就留在了大厅。

这样就不会存在“串口供”的机会了,如果这只是一个玩笑,那么无论她们四个事先商量得怎么到位,总会有纰漏的。

但是自己的内心其实是在怀疑的。

不是怀疑她们。

而是在怀疑自己。

为什么——

“来,解释一下吧。”尤索对着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伊尔姐姐你是什么时候在外面搞出的女儿?”

“别搞错啊如果真有女儿哪会这么大啊?”

“哦,原来伊尔姐姐你不否认在外面搞的事实啊?”

“尤索你千万要冷静一点!先放手我们有话好好说……”

“原来关系一直这么好啊……”

把两只手放在大腿上,端坐在对面红发少女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惊讶。

“还不是因为你们的玩笑——”

我看着用力抓着我的手的尤索和对面的少女几乎一样的灰色的眼眸,不知为何有些心虚。

“如果我说这不是一个玩笑呢?”少女的表情淡淡的,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你们打算怎么办?”

“也不会怎么办啊……”尤索也轻轻笑着开口了,“这种事情与孩子无关,对吧?伊、尔、姐、姐?”

“喂喂喂喂喂尤索你可千万要冷静还有别顺着她的话继续啊手手手轻一点——”

我看了一眼对面的少女,结果她只是轻轻笑了笑,然后站起来走到了我们身边。

“尤索妈妈别生伊尔妈妈的气了。”

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你叫我……什么?”尤索像是不敢相信似地盯着少女的眼睛。

“尤索妈妈啊?”

“那……”尤索抬起另一只手指着我。

“伊尔妈妈啊?”

“这……”也许是因为太过于惊讶了,尤索抓住我手腕的力量稍微轻了一些。

虽然说果然很奇怪但是我应该算是暂时得救了吧?

“也许说出来有些难以置信,但是……”少女推了推鼻梁上的细框眼镜,“我的确是你们的女儿。”

一脸懵逼是什么表情,大概就是我和尤索现在的样子吧。

“我们来自于十几年后的未来。”

用一脸淡然的表情,说出了这句话。

—————————————————————

(希视角)

“噫~这里变化还是有的呢。”眼前的少女拉着我和维特瑞嘉的手上了二楼,不停地东看看西看看,将两条银色的马尾甩来甩去。

“就是这里!这里是我们的房间!”说著就要往我们用来堆放杂物的仓库里跑,结果被维特瑞嘉拉住了。

“那里是仓库,灰尘很多的。”

“诶……”她像是很惊讶地扭头看着维特瑞嘉,“那么什么时候才腾出来作我们的房间啊?”

“什么时候……这……”维特瑞嘉一脸无奈地说看了我一眼,“你们究竟……”

“我要去妈妈的房间!”结果没有等维特瑞嘉说完,她就拉着我们继续向着二楼走廊最里面的房间跑去。

妈妈?

还没有等我理解她的意思,她就直接拉着我们跑进了我们的房间。

“有妈妈的味道!”结果直接就往房间里冲,因为我和维特瑞嘉都没有用力,所以被她这么一拉,我们三个就直接倒在了床上。

她正好就倒了我和维特瑞嘉中间。

“睡觉睡觉!好久都没有这么睡过了!”说著就拉起了我和维特瑞嘉的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与她充满活力的外表相反,在那里,只能感觉到极其微弱的心跳。

“你怎么……”维特瑞嘉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

“妈妈不用奇怪啦。”像是看穿了我们的想法一般,她偏过头去看着维特瑞嘉,“我从出生起就是这个样子了。”

“……妈妈?”因为我无法理解她的话,所以直接问出了口。

“是啊,妈妈。”她将头转到了我这边,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无比的平静,“我的这副身体,我的一切,都是你们给我的啊。”

“我们……你究竟——”还没有等维特瑞嘉说完,她就分别竖起一根食指轻轻挡在了我们的嘴唇上,坏笑着说道:“现在是休息时间,我要睡觉了!但是要妈妈陪着我睡!”

说完就重新牵起了我和维特瑞嘉的手,五根手指灵活地绕在了我的手指之间,然后用力地闭上了眼睛。

手指上传来的是透着些许暖意的冰凉,说是人的体温未免有些偏低了。

越过她恬静的脸,我的目光对上了维特瑞嘉的目光。

维特瑞嘉对着我点了点头,我看她慢慢合上了碧绿色的眼眸,然后将头轻轻地靠在少女的身边。

我也学着维特瑞嘉的样子,闭上了眼,将头靠在少女身边。

感受着她微弱的体温,微弱的呼吸,微弱的心跳。

让我想起了以前。

很久以前。

那个森林里。

我和维特瑞嘉携手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