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憶之旅 番外:這是獻給等待之人的歷史 歸反系列第二章:因為面對你們,所以才……

魔法,与符文和咏咒都不同,并非由人类在历史的长河中发掘出来的“技术”,而是生来由世界所赋予,先天就拥有的能力。

大致上,不同的个体所拥有的魔法是不同的,本小姐的魔法是对自己血液的掌控,精灵她的魔法则是可以读取并利用契约对象的记忆和能力,独眼的魔法则是对自身身体的强化。

当然,也有像高个和笨蛋那样不会使用魔法的人。

理论上魔法比起符文和咏咒要更加难以掌握,但是这一点也因个体差异而异。

毕竟对于本小姐这样的才女而言,这就和呼吸一样简单。

像笨蛋那样的就是怎么教都教不会的。

本小姐都说了,就像弓箭一样,魔法是弓,魔力是箭。箭搭上弦,拉开射出就是使用魔法的过程。

都解释得这么通俗易懂了还学不会是本小姐的锅喽?

而现在,魔力就如同拉满了弦的弓箭一般充斥在这两姐妹的体内。

勉强说的话,有不亚于本小姐的天赋呢。虽然她们现在没有什么动作,但是就如同本小姐所比喻的那样,她们体内的魔力早就就位了,随时都可以使用她们的魔法吧。

所以现在的阵仗倒是很夸张的,本小姐貌似算是被一前一后包围了。

不过啊,现在如此“严峻”的形势在本小姐眼里又是另外一副样子了。

“两位客人你们在紧张什么啊?”

本小姐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她们的血液流流速明显比之前更快了,血液在血管里流动的声音也明显更加响亮。

这可不仅仅是她们集中注意力造成的。

“紧、紧张?才没有紧张呢!”依旧坐在本小姐右前侧的“妹妹”明显地慌了,血液的流动更快了。

所以说小孩子啊……

“这位客人你的手和腿都在发抖呢。”

“诶?有吗?”眼前的“妹妹”松开了一只手,晃着脑袋确认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发抖。

本小姐随口说的。

毕竟,这样说的话。

菜单也就随着她的动作而垂下来了。

明显被精心打理过的黑色长发从肩上垂下,小巧的五官点缀了白白净净的脸蛋,努力瞪大的冰蓝色眼眸里写满了不解。

怎么说呢,看见了她的脸,本小姐只能说本小姐不认识她,无法想象出用这么傻的方法挡住脸的意义是什么。

只是……她犯傻的样子本小姐总觉得莫名的眼熟……

随后,她也终于意识到她是被本小姐给骗了,于是慌慌张张地想要重新用菜单把脸挡起来。

已经晚了,本小姐看到你了。

“妹妹你……要不要这么笨啊,别被唬住了啊,现在大家都是同龄人啊,别怕。”

身后传来了无奈的叹息声,回过头去,看见坐在椅子上的“姐姐”已经放弃似地将菜单放下了——而那后面,则是与“妹妹”别无二致的脸。

不仅是姐妹而且还是双胞胎么?

明明无论长相还是打扮几乎都是一样的,但是同样的黑色长发与相似的五官的“妹妹”所体现出更多的是可爱,姐姐则平添了一分成熟。

表情很重要啊,笨蛋就是表情太丰富还一点都不掩饰才是笨蛋的。

不过这么一看感觉还真是奇妙,本小姐仿佛是站在她们之间的一面镜子,照映着一个人的两面。

“所以——”那个“姐姐”从椅子上起身,用那双冰蓝色的眼眸得意地看着本小姐,“现在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做什么?”

“你现在可是腹背受敌了哦?还不准备出手么?”

这个啊,虽然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非得让本小姐出手不可。

但是——

“这位客人您在说什么啊?是对我们的服务态度不够满意么?”

本小姐怎么会如你所愿。

“别装了,你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吧,你肯定是懂魔法的吧?”那个姐姐很明显地动摇了,挥了挥手里的菜单,“现在你自己是什么处境你绝对能感觉到吧。”

看见她的这个样子,本小姐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她们的意图。

“原来客人您刚才一下子就消失了是因为魔法么?好厉害啊。”

本小姐双手合十,挤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不过啊,这家“无忆之旅”餐饮店只不过是一家正经而又普通的餐饮店而已。

本小姐,只不过是一个“正经而又普通”

的服务员而已。

因此。

魔法什么的。

本小姐可是。

一窍不通。

那些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

现在的我们,对外只是“普通人”而已。

不过刚才她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应该就是她的魔法了,本小姐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就这一瞬间她血液里的魔力消耗量并不小。

“你……为什么总是在装傻啊,以前也好现在也好——”那个“姐姐”似乎对于本小姐的反应很是不满。

以前?

“我们……见过吗?”

总感觉有点奇怪,似乎在什么地方,有些违和。

线索还是太少了。

“想知道吗?”她慢悠悠地捋着自己垂到脸颊边的发丝,“你别装傻了我就告诉你。”

跟本小姐来这一招么?

“比起那些,本——我比较想知道客人您想点些什么,无论是烤饼套餐还是点心拼盘都是本店推荐的,您可以试一下。”自己重新抬起记录点餐的单子和笔,对着她露出了职业性的微笑。

这种招数对本小姐是没有用的。

“你!呜、呜呜——”她很明显被本小姐的反应给气着了,索性双臂环抱在胸前坐回了椅子上,鼓起小小的脸蛋将头别向另一边去了。

不过这么简单就放弃了么……你真的是“姐姐”吗?

自己又扭头回去看着从刚才开始就没什么动静的“妹妹”,她则是微微错开了与本小姐的视线,心虚了一般地看了一眼“姐姐”,吞吞吐吐地说道:“那个……姐姐,要不然……要不然就算了吧……”

原本已经如同满弦的弓箭一般一触即发的魔力也渐渐消退了,看这个样子她们也不打算做什么了。

自己扭头回去,发现“姐姐”正赌气似地盯着这边,在和本小姐对上视线以后又一脸怨念地将头别开了。

小孩子啊……算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心情不错但是很累,安抚小孩子这种事情还是笨蛋她们比较擅长。

所以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自己看了一眼在前台一脸担忧地望着这边的独眼,她的样子似乎是在问本小姐需不需要她的帮助。

自己对着她摆了摆手,示意不需要她的帮忙,然后再次试着与这两姐妹沟通:

“两位客人,既然不点餐的话,请问一下你们来本店是有什么事么?”

虽然不知道她们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事。

“我们——”“别告诉她!”“呃呜——”

“妹妹”似乎要更好交流一些,但是正处于气头上的“姐姐”怕是也不会允许她说的。

而现在“妹妹”正一脸为难地把视线在本小姐和“姐姐”的身上来回转,看起来是希望我和“姐姐”之间能有个回应,但是“姐姐”依旧没有要搭理本小姐的意思。

嗯……这种问题果然还是只能交给独眼了,本小姐实在是做不来。

就在本小姐迫于无奈准备招呼独眼过来的时候——

“艾?你在干什么呢?又和客人吵起来了么?”

脱下了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的笨蛋向着这边过来了。

来得正——

真的是比本小姐的思考都更快的速度。

那个“姐姐”几乎是闪到了笨蛋的身边,然后一把抱住了她,将脸埋到了她的胸口。

“怎么了这是?”一脸不解的笨蛋也只好顺势将“姐姐”抱在怀里,同时将询问视线抛了过来。

“笨蛋你别问本小姐啊,本小姐也不清楚。”这两姐妹的行为时刻都在刷新本小姐的判断能力和思考能力。

结果本小姐话音刚落,那个“妹妹”就从椅子上跃起,窜到了本小姐的身边抱住了本小姐的胳膊不停地摇晃,同时用对什么感到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本小姐。

“笨蛋?本小姐?”

看见笨蛋的脸就脱口而出,习惯了。

“不是说了在客人面前要注意一下用词么……”笨蛋她苦笑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扶起了她怀里的“姐姐”的脸,笑着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欺负人。”结果那个“姐姐”一边抬手指着本小姐,一边向笨蛋她告状。

“艾?”笨蛋则是理所当然地看着本小姐。

本小姐的错?

“是你们先搞那么一出的好么……”

“看吧,我就说你能感觉到的吧?还装。”那个姐姐居然还转过头来对着本小姐做了个鬼脸。

不知道为什么。

很想敲她的脑门一下。

“看起来你不是缺吃的,而是缺收拾啊……”

“好怕!”那个“姐姐”迅速躲到了笨蛋的身后,探出头来看着本小姐,低声道,“就知道教训我……总是偏袒妹妹……”

“艾……你怎么能对客人——而且还是小孩子发脾气呢?”笨蛋居然也跟着她一起数落本小姐了。

“别生气……姐姐她一直都很听话的……这次只是……”身边的“妹妹”拉了拉本小姐的衣服,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总感觉。

今天好累啊。

——————————————————————————————————————————————————————————————

“劫财还是劫色?劫财的话如你所见我只是个服务员,劫色的话不好意思我已经是有妇之妇了。”

自己一边苦笑着说出这些话一边慢慢地转动油门控制着摩托车的车速,让摩托车在人烟稀少的生活区外围继续行驶。

我很清楚现在后座上的女孩正用枪指着我,不过为什么会摊上这种事啊……

她看起来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孩子,还是说我看走了眼?

“你……一点也不慌呢。”身后的声音依旧冰冷,陈述的语气里透露出隐约的疑问。

“我怎么不慌……我可是慌死了我一介弱女子……”

“弱女子?哪怕被称作’王剑骑士再临’么?”能感觉到与她的声音一样冰冷的枪管顶在了我的后背上。

……也是,毕竟之前她叫了我的名字,应该是事先调查过了。

但是她知道多少呢?

“求别叫那个绰号……简直羞死了……”再说能得到这个绰号完全是因为希小姐……

“所以,被枪顶着比起害怕更多的是害羞么?”看起来装傻没有用了,她似乎已经认定我不是一个普通的服务员了。

“只要你不趁我没注意在我身上留一个口红印什么的……”

我试着开了个玩笑,试图转移话题。

“你不怕我开枪?”

似乎没有用。

呼……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因为你没有杀气啊。”

这一刻,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她的声音没有那么冰冷了,反而是疑惑的成分更多一些:“杀气?那种东西真的存在么?”

“嘛……只是一种叫法罢了,也可以说成是一个人的攻击意图之类的……”

你问我这个问题,不就是你没有开枪意图的证明么。

算了,这句话还是留在心里吧。

“可是你现在正被我用枪指着。”她的声音压低了一些,同时动了动指在我后背上的枪口。

“可是我的摩托车速度有点快。”

“什么意思?”

看上去是训练比较多但是特殊作战环境下对人的实战经验较少么……

“你如果有杀气——”虽然坐在我身后的她或许看不见,但我还是对着扑面而来的风笑了笑,“——你这个姿势我一个急刹车你就先下去喽?”

从刚才开始,我就在一边说话一边缓慢地加速。

结果我话音刚落,她的右手就以极快的动作重新环住了我的腰,同时身体重新贴紧了我的后背,另一只手把枪口重新往我背上顶了顶。

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被人指出错误之后急忙想要改正一般。

“别紧张别紧张……”我慢慢松掉油门让摩托车的速度减下来,“你没打算开枪,所以我也不会真把你甩下去的。”

我扭头回去对着她笑了笑:“就算平局吧。”

短暂的沉默之后,枪口抵在后背上的触感消失了。

“你果然很厉害啊……”后背能感觉到她呼出的微微热气,我没有回应,只是聆听着她的下文。

“为什么要装傻呢……总是说著轻飘飘的话……假装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服务员……”她的声音仿佛从我们身边拂过的微风,像是在倾诉什么,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她的额头顶在了我的后背上,语气不再冰凉,只剩下不甘与无奈:

“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变得更强呢……”

“为什么想要变强呢?”我试着问出了这个问题。

“为了……守护好她们啊……”

……听完了这句话之后,我慢慢地控制摩托车减速,最后停在了路边一个废弃的施工场地旁。

再向前的话就进入人多的生活区了。

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完成吧。

“先下车吧。”我挺直了腰板,扭过头去对着身后的少女说道。

结果正好对上了她抬起的那双银灰色的眼眸。

这么近距离一看还真是有点像啊……

和尤索。

我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甩出了脑海:

“能够守护身后的,只有双手,或是生命。”我从摩托车车上下来走到一边,不顾女仆装的裙摆垂到地面,单膝跪地蹲下,抬起头对着她笑了笑:

“生命先不提,让我看看你的双手吧,刚才不是平局么?”

她带着一丝错愕的表情从摩托车上下来了,随后以同样的姿势蹲在了我的对面:“要怎么做?”

“我猜你应该是布兰克提斯骑士学院的学生……对么?”

她没有开口,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那么,组枪会吧?”

一般说到这里就明白了。

最简单的对决。

把枪分解之后,看谁先把枪重组完毕就算获胜。

“我这样就行。”我摊开双手,对着她笑了笑,“你准备一下吧,就用自己的枪就可以了。”

不同枪与枪的结构和零件都不同,所以组装的总速度可能会有差别。

她的枪可能会复杂,但我用裙摆下的符文生成零件组枪,这样我就多了生成零件的时间,就算是勉强抵消了枪械结构复杂程度不同所带来的差异让她一把,毕竟这是我的专长——

本来我是这样想的。

结果她没有掏枪,而是同样摊开了双手,摆出了和我一样的姿势。

我盯着她那双没有太多波澜的银灰色眼眸,她这次则是毫不示弱地盯了回来。

那眼神就像是在说“我也就这样就行”。

这么……巧么?

既然如此的话。

“三。”我开始倒计时,同时继续盯着她的眼睛。

“二。”的确是一双毫无迷茫的眸子呢。

“一。”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双手……和她的双手上。

“开始!”

我们的手指几乎是同时随着话音一落滑到裙摆下,在裙摆边缘一划的同时注入魔力,手指与手指之间夹着各种由符文生成的大小不一的零件,然后以飞速开始拼装。

她和我居然是一样的思路么……

零件几乎是被手指以深入本能的记忆操控着翻飞,精确组装零件时的“噼咔”声利落地在我们的手指上响起,就仿佛乐师弹钢琴的手指,奏出金属独有的乐章。

她的动作有着不亚于我的利索,并且我同时也注意到了。

她是左撇子。

但是我的动作还是比她快了那么一点,冲锋手枪在手里组装完成,我刚把从大腿上的弹夹带里掏出的子弹拍入枪内的瞬间——

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我了。

“少女你的动作是很快没错,但是……”我晃了晃自己手指间的弹匣,“但是你这么急着用空枪指着我也没有什么用啊。”

刚才装枪的过程中,她的动作我看得一清二楚。

她根本就没有装子弹的动作。

“有没有子弹……”她轻轻抬了抬枪管,平静地说道:“……感受一下吧。”

怎么可——

真的。

能感觉到。

她的枪,处于子弹随时都能击发的状态。

这把玩脱了么……但是为什么?

魔法?子弹是金属与人工燃料的混合制品,魔法有可能凭空弄出子弹么?

符文?除非她的枪内还有能制作子弹的复杂符文,但是她和我手里的枪本身就已经是符文制品了,符文制品上哪来的符文?

咏咒?整个过程中她根本就没有出声。

除开这些,如果只是单纯的手快是没有办法躲过我的眼睛的。

但为什么——

就在我飞速思考着她的子弹是从哪里来的时候,她一脸淡然地放下了枪,低声说道:

“输了……呢。”

“啊……是啊,但是赢家是这副表情的话,对我的打击可是很大的啊。”我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太小看她了。

没想到自己会输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要是让艾小姐知道非笑死我不可。

“不,输了的……是我。”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把枪放在了地上,有些不甘心地低下了视线,慢慢吐出了这句话。

“为什么这么说?”

短暂的沉默之后。

“……作弊才能抢先你装弹的时间,不然慢的就是我了。”

“作弊?”这个词我真是万万没想到。

“本来应该不算的……但是对于现在来说,与作弊无异。”她的口气很坚决,但是我还是没能听明白。

不如说,她身上我不明白的地方太多了。

她的身份,她的理由。

我看着她那双有些失去神采的双眸,从那里看不到太多她这个年纪的少女应该有的活力。

打击……这么大么?

明明赢了,却承认自己作弊……

我清了清嗓子,试着鼓励她:

“我说啊……你虽然说你作弊,但是从刚才到现在我也没能看出来你的手法,这就已经算是你的实力了。”

我想了一下,继续道:

“再说了,刚才如果是玩真的,那么我已经死了,真正厮杀起来的时候,只有活下来的才是赢家,不用想太多的。”

过去到现在……一直如此。

说完了之后,我略微有点后悔。

看她的样子还是学生,和她说这些有点不太合适吧……

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像是在思考什么似地沉默了一会儿。

许久之后,她淡淡地开口了:

“你不回去么?”

“啊?”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她在问什么。

“店里。”

糟了。

现在想起来了,我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太多了!

我急忙站起来,放下枪的同时一边掏出手机确认时间一边准备打电话回店里解释一下,但视线瞟到了同样站起来拍了拍裙子上的灰的她的时候,想起了一件事。

“你还搭不搭便车?”

“搭。”

“那我先送你去再说,你究竟要去哪里?”

要做就做到底,反正已经耽误了,回去好好解释一下不被尤索打死就行。

当然还有个原因……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放不下这个少女。

但是,她突然蹦出了一句我始料未及的话: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她的视线如风一般,飘向了道路远方的生活区。

“她们应该都会赶到那里的……”

——————————————————————————————————————————————————————————————

嗖!两把剑从我的身边划过,我躲开之后便改变轨迹横向斩来。

哐!我俯身躲下,剑从头上划过,打在两侧的墙壁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拉开了两道剑痕。

唰!唰!唰!两把剑在不算宽敞的巷道里来回舞动,我一边握紧了手里的食材袋子,一边躲闪着两把剑的轨迹。

砍。

闪。

砍。

闪。

砍。

闪。

“你认真一点啊!”

少女一边喊着一边加快了挥剑的力度,银白色的马尾在这个阴暗的巷道里甩来甩去,仿佛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

因为她露出了破绽,所以我从食材袋子里掏出了一根绿白色的食材敲了她的脑袋一下,结果换来了一道凌厉的剑光。

闪。

我记得上次耶琴和我说过……这个是葱还是蒜?

“呜呜呜!”

少女一脚向我踢了过来,我躲开了之后准备直接绊倒她——

还是算了。

嗖!咔!锵!

不知不觉间,周围的墙壁已经布满了剑痕,比较破旧的地方直接变得坑坑洼洼的,墙壁的碎渣掉了一地。

“一个领队……必须要和你一样强么……”她重新摆好姿势,用两把剑指着我。

“可是我太弱了啊……”

就在她准备再次冲过来的瞬间。

“喂!你们两个!在做什么?”巷道的入口方向走过来了一个人,一边用手里的短棍指着我们一边向这边靠近。

巡逻员么。

我看了一眼一旁堵住巷道的五公尺高的墙壁,然后将手里不知道是葱还是蒜的食材放回到袋子里,两步蹬上墙壁,单手抓住了墙壁上边缘,用力翻了过去。

“喂!喂!等等我啊!”“你们别动!”

身后的墙壁另一端传来了少女和巡逻员的叫喊声。

下一刻。

少女也从墙壁上翻了过来,只不过是用两只手爬过来的。

“唉?哎哎!”

结果没调整好姿势从墙上直接摔了下来。

我跨了一步,伸出两只手接住了她。

好轻,比维特瑞嘉还要轻一些。

只是从这个感觉来看,她的风衣里好像还有武器,就在背后。

应该是一把剑。

我看了一眼墙壁,巡逻员似乎没有翻过来。

“还打么?”我保持着将她横抱在怀里的姿势问道。

她摇了摇头,直接将手里的两把已经崩口的剑扔到了地上。

我将她慢慢地放到地上,她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要怎么做呢?

就像……维特瑞嘉她们一样吧。

“回去吧。”

我试着说出这句话。

不管怎么样,回家就好。

回到她们的身边就好。

短暂的沉默之后,少女点了点头。

我试着向她伸出手,她微微抬起头,盯着我的手看了一会儿,抬起了自己的手——

然后又放下了。

我转过身去,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轻轻抓住了。

这样就好。

我慢慢地向前走,而她则是静静地捏住我的衣角,低着头走在我的身后。

我们就这样一言不发地走在回去的路上。

一直到店门口,结果穿着平时的那套黑白色衣裙的维特瑞嘉正好从店里走了出来。

“希你回来了——嗯?又是小客人么?今天这样的孩子还挺多呢。”从店里迎出来的维特瑞嘉在看见了我们之后露出了温柔的笑容,“还是个精灵姑娘呢,欢迎,我叫维特瑞嘉,也是个精灵。”

我扭头回去,看见一直低着头的少女抬起了头,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异色的眼瞳里满是泪花。

“一点……都没变啊……”

同一时间,嘈杂的摩托车引擎声从远方靠近,伊尔带着一个有着淡红色短发的少女回到了店里。

“今天这是……希小姐也捡了个人回来么?”伊尔一脸惊讶地看着我,我则是看着维特瑞嘉。

“店里还有两个……正在和艾小姐赌气呢……”维特瑞嘉一脸苦笑地看了一眼店里。

“已经来了么……”我身后的少女松开了我的衣角,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换了一副轻松了一些的笑容,看向伊尔摩托车后座的那名少女,“你那边如何?”

“输了,看起来领队你也差不多啊。”

那名少女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苦笑着对我身后的少女说道。

“你们认识?”伊尔一脸茫然地问道。

“不仅仅是认识呢。”我身后的少女笑了笑,指了指店内,“要不要先进去再说?”

最后我看了看伊尔,又看了看维特瑞嘉,她们都对我点了点头。

银发少女迅速拉起了我的手,红发少女则是跟在伊尔身后。我们走到维特瑞嘉身边时,银发少女则是很自然地也拉起了维特瑞嘉的手,走在我和维特瑞嘉中间。

走到店们前时银发少女和红发少女都抬起头,看了一眼我们的招牌,相互微笑了一下。

“很新呢。”

“嗯。”

推开门,风铃摇曳,伴随着艾与不认识的黑发少女争论的声音,带着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

回来了。

我们回来了。